东台路古玩街:一场失落的盛宴

  • 黄浦区西藏路边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东台路。作为上海著名的古玩街,各类藏家欢聚一堂,曾有过一场场大大小小的古玩盛宴。这里也是远近闻名的上海文化地标,更是旅游指南上的上海必玩之地。
  • 东台路古玩市场的兴起可追溯到1980年代,刚开始到这里做生意的摊主大多数都是返城知青、社会人员等,他们从居民家中或外地淘来古董旧货,摆在东台路进行售卖。随着商铺逐渐增多,市场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 图中拉着二胡招揽生意的2号铺店主窦先生1996年搬来东台路,早前在福佑路、会稽路摆摊卖竹木制品起家的他,在这里迎来了第二春。近20年的经营中,窦先生也算小赚一笔。
  • 窦先生主要售卖老上海人家内收购旧的家居用品,有的是自己“铲地皮”(穿街走巷收旧货),也有从别处买来,待货品一一入账之后,放到东台路进行贩卖。
  • 当被问起店中最值钱的古玩时,窦先生摇摇头告诉小编:“那些古董都是在家里交易的,店里都是一般货色的。”这是东台路古玩店的潜规则,往往上等值钱的古玩都不会在路边上交易,而是在“幕后”进行交易。
  • 在旧照片前,窦先生回忆到:“我多年前淘来吴昌硕的画,现在藏在家里,还不舍得卖掉。”窦先生经过多年的摆摊历练,已经习得相当成熟的古董鉴定技巧。
  • 上海古玩圈里,很多人是东台路起家的,当时有些“胆大心细”的店主一个月赚几十万都不在话下。他们有相同的发财“捷径”:走街串巷收购旧货加之从文物商店收购古董,然后到东台路市场进行交易,赚取差价。
  • 除了店主亲自收购以外,也有一些人专门将收购来的东西转卖给东台路的店主,他们一般贩卖普通家庭的旧货,价格往往都是几十块,按照他们的术语来说就是几毛钱的东西(1毛=10元)。
  •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发了财的古玩店主搬离了市场,东台路古玩市场逐渐转变为以售卖做旧工艺品(旅游纪念品)为主的旅游经济模式。
  • 一些商家逐渐开始爽气地做起了工艺品(掺杂旅游纪念品)的生意,古玩做不过工艺品,卖古玩的店主一大批一大批地退出,长此以往,形成恶性循环。
  • 维持东台路表面繁荣的,是一些国外游客,他们凭着对中国文化的热情,几乎不管真假,出手阔绰地将各式工艺品收入囊中。
  • 东台路上经营近10年的周先生(化名)来自河南,他的主要客户就是这些国内外游客。
  • 周先生主要经营类似“马上发财”或是“年年有鱼”这样讨口彩的“铜质旧货”,30-50元即可成交。东台路的摊位费一般为每个月1000元出头,因此贩卖工艺品的利润很大。
  • 这些外地来沪的店主,往往都是拖家带口。每逢在傍晚时分,东台路的古玩工艺品边会出现一群孩子们玩耍的身影,形成一道对比强烈的风景线。
  • 面对近些年东台路的生意每况愈下的时局,加之动拆迁的传言四起,很多店主都有些“心不在焉”。
  • 店主们和媒体们议论的拆迁消息并非空穴来风,“124街坊旧城改建拆除施工项目组”的牌子已经挂起来了。据此前有媒体报道,最晚在明年年底前,自忠路以北片区的门面房将悉数拆迁……
  • “晚搬一天少8万”,关于动迁费的多少是东台路居民每天争论的话题,这里的动迁补偿款是按照面积计算的,张家拿了1000万或是李家拿了300万的传闻在街坊老太的口里满天飞。
  • 对于居住在东台路的居民来说,这里是他们的家,而东台路古玩街的消失,不仅只是一个市场的消失,更是一个家园的消失。
  • 如果东台路古玩市场失去了古玩,失去了街道,失去了市井,那盛宴还会来吗?
已赞0
- / -
分享到:
东台路古玩街:一场失落的盛宴
图/柯一 文/柯一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黄浦区西藏路边有一条并不起眼的小路——东台路。这条路是上海最早的古玩交易场所,市场以大大小小的棚子地摊为主,密密麻麻二百余家,琳琅满目满街满巷,紧靠着各式棚子的是1920-1930年代建造的旧式里弄。这里曾是收藏家们施展拳脚的盛宴,也是远近闻名的上海文化地标,更是旅游指南上的上海必玩之地。
东台路古玩市场的兴起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这里是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批准的上海第一个属监管的旧工艺品市场,买卖的商品包括瓷器、摆件和石刻等7大类。刚开始到这里做生意的摊主大多数都是下乡知青、社会人员等,他们从居民家中或是外地淘来旧货和古董,摆在东台路进行售卖。随着商铺逐渐增多,东台路古玩市场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上海的古玩圈子里,有很多人是东台路起家的,他们有着相同的发财“捷径”:走街串巷收购旧货加之从文物商店收购古董,然后放在东台路市场进行交易,赚取差价。当时有一些“胆大心细”的店主一个月赚几十万都不在话下。30多年的经营中,一些人从东台路古玩市场发财,也培育了一大批工艺品制作的人才,或深谙古董、旧货的行家。例如“鸟笼大王”王荷忠、“三寸金连”杨韶荣、“铜器手炉”魏天麟、“瓷器大王”高河申等等。一些人还向上海博物馆捐过文物,比如高阿申,在上海博物馆墙上历年捐赠者名单上最后一个就是他。而这其中大多数店主,之后都离开了东台路前往专业古玩商店。
拉着二胡招揽生意的2号铺店主窦先生1996年搬来东台路,早前在福佑路、会稽路摆摊卖竹木制品起家的他,在这里迎来了第二春。在这近20年的经营中,窦先生从各家各处收购旧货古董货,也算小赚一笔。当被问起店中最值钱的古玩时,窦先生摇摇头告诉小编:“那些古董都是在家里交易的,店里都是一般货色的。”这是东台路古玩店的潜规则,往往上等值钱的古玩都不会在路边摊位上交易,而是在“幕后”进行交易。“我家里最值钱的宝贝就是四幅吴昌硕的画,是我多年前淘来的,现在还不舍得卖掉。”窦先生经过多年的摆摊历练,已经习得相当成熟的古董鉴定技巧。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发了财的古玩店主搬离市场之后,东台路古玩市场逐渐转变为以售卖做旧工艺品为主的旅游经济模式,一些商家借此爽气地做起了工艺品的生意。最终古玩做不过工艺品,卖古玩的店主一大批一大批地退出,长此以往,形成恶性循环。
东台路上经营近10年的周先生(化名)来自河南,他主要经营类似“马上发财”或是“年年有鱼”这样讨口彩的“铜质旧货”,一般30-50元即可成交,而来往店里的顾客多是外国游客。周先生告诉小编,这边的摊位费一般为每个月1000元出头,面积一般为4-5平方米。为拓展经营面积,商家们可以神奇地将货品铺开,使店铺面积扩展至10-20平方米见方。这些日子,随着东台路拆迁消息的传开,周先生也借此为噱头,在市场内大声叫卖以吸引眼球。当被问起如果拆迁后,会搬迁至何处,周先生在一阵沉默后回答:“无处可去。”
店主们和媒体们议论的拆迁消息并非空穴来风,“124街坊旧城改建拆除施工项目组”的牌子已经挂起来了。据此前有媒体报道,最晚在明年年底前,自忠路以北片区的门面房将悉数拆迁,但双方尚未接到南段门面房和棚亭的拆迁计划……
如果东台路古玩市场失去了古玩,失去了街道,失去了市井,那盛宴还会来吗?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柯一
  • 本期摄影 : 柯一
  • 投稿 : xiaowei_jiang@qq.com
  • 发布时间 : 2014/9/18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