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斯文里最后的居民

  • 位于新闸路以北、大田路以东的东斯文里(静安区67街坊)是上海规模最大的旧式里弄。2012年,静安区将此地块列入当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时至今日,东斯文里原先2700户居民仅剩下百余户。
  • 小陈,出生在斯文里的上海人,30年来,他与父母一起居住在这里。如今,这房间内有20个户口等待搬迁。
  • 小陈的母亲黑龙江插队回沪后一直居住在东斯文里,她说,这里曾经偷盗猖狂,甚至曾发生过煮了一半的罗宋汤被连锅带汤一起偷走的事情。
  • 胡老太,在此居住已长达50余年,她说,她拆迁后,将搬迁至泗泾、顾村或航头,这间22平方米的房子内,有八个户口。
  • 小皮匠王阿姨,在东斯文里租房20年,多年来每日为居民倒马桶后摆摊修鞋,因其价格便宜,回头客不少。街坊拆迁启动后,王阿姨的顾客越来越少。图为王阿姨与拆迁队的孩子坐在一起。
  • 小郑的父母80年代初搬至东斯文里,随后生下小郑。
  • 来自宁波的万女士,动迁启动后其曾搬离东斯文里,但因家庭原因,又再次搬回这里。现在其家中房间全部电器仅有一台电视机。
  • 田先生在斯文里居住了60余年。在他家桌子玻璃下,压着一张上海越剧院演员张国华扮演青年毛泽东的照片。张国华,是田先生姑父的弟弟。
  • 晚饭时间,金女士正在为归来的丈夫准备晚饭。 楼内邻居搬走后,夫妻俩“独占”整栋三层小楼,入夜后,老公睡三楼,老婆睡二楼。
  • 傍晚,徐女士到金女士家串门,20多年下来两人情同姐妹。
  • 92年搬来此地的邱女士已经搬至行知路居住,如今,每月抽出一天时间她会回来给老房子“透透气”。
  • 龚女士,来自江苏,在此租住两年多,房东告知其房子即将拆迁,她不知道还能在此住多久,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搬去哪里。
  • 罗女士,来自重庆,其丈夫在拆迁队工作。罗女士一家,随拆迁队居住在搬迁后留下的空房内已一年有余。
  • 毕先生,江苏人,在此租住仅几个月的他正在准备7口人的晚饭。
  • 1914年,东斯文里建成,里弄内共有二、三层楼石库门里弄住宅21排(幢),388个单元,初期租赁者甚少。“八一三”事变后,斯文里旋即成为人口密集的地区。图为摄于11月6日的东斯文里。
  • 如今,人去楼空的东斯文里,也很快将要烟消云散了。图为夜色中的东斯文里弄口。
已赞0
- / -
分享到:
东斯文里最后的居民
图/文:柯一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东斯文里始建于民国3年,共有二、三层楼石库门里弄住宅21排(幢),388个单元。“八一三”事变后,斯文里旋即成为人口密集的地区,这里曾经聚集了2700多户人家。2012年,静安区将此地块列入当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时至今日,东斯文里仅剩居民百余户。
11月初,走进东斯文里,一股空荡、焦躁却伴随着悠闲的气息扑面而来。早间8点半,弄堂里大多数居民还刚刚起来,在一扇扇已经被封住的门边洗衣做饭,看似悠闲。
伴随着水声,敲开后门,阿姨妈妈们先是一惊,听闻来意,眉间舒展了很多,“让我头发梳一下”,金阿姨赶忙打扮一番,为迎接照片的拍摄。
白天能在弄内找到的居民大多是守家人。“我女儿上班去了,在设计院工作,离这里不远。”田先生的妻子说起女儿,“女儿,30岁呢,还没出嫁,和我们住在一起。”
田先生家里桌子的玻璃上压着一张酷似毛泽东的照片,问起,答道:“哎哟,这是张国华,越剧团的,扮演过青年毛泽东。伊是我姑父的弟弟。”
东斯文里第四弄,大弄堂的东面,就是居委会和拆迁办,每天有些拆迁办的人在第四弄的弄口坐着聊天,他们对面,是小皮匠王阿姨。王阿姨年龄不大,却是满头白发。她在这里倒马桶修鞋20多年,到了现在马桶已经没得倒了,鞋子也仅有几个回头客,有些客人照顾她生意,特别从新房子回来修鞋。
东斯文里的房子都是两三层的里弄住宅,大多数住户都居住在20-30平米的房间内。田先生与妻子,每天将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任时间推移,他们家都保持着80年代上海人家的布局。
大多数东斯文里的人家都会在家中搭出一层阁楼,居住面积瞬间翻倍。胡老太家,除了阁楼,还将天井封顶,这样,面积又可扩大。“螺丝壳里做道场”、“床底下放风筝”就是讲得东斯文里的上海人家。
如今,人声鼎沸的东斯文里人去楼空,也很快将要烟消云散了……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柯一
  • 本期摄影 : 柯一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4/11/7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