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近 那么远 特警狙击手大潘

  • 潘鸣华是徐汇公安分局特警支队的一名狙击手,队中战友都亲切的称他为大潘,其中原因,除了体型较大外,大潘在队中资格最老又获奖无数,这份资历和年龄也意味着他离35岁这个从特警退役的年龄不远了。
  • 从小到大,父母对大潘的期望就是成为一名教师,大学毕业后,大潘成为了一名徐汇中学的信息科技教师。但闲不下来的大潘,在2004年,毅然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报考了警校,并因成绩优秀成为了一名特警。
  • 每天一大早,大潘都要来到射击场,训练训练再训练基本就是大潘工作的全部,而作为狙击手,趴在地上瞄准和射击是最基础的功课。无数次的扣动扳机之后,大潘的手指上都磨出了老茧。
  • 大潘脸上有2处伤疤,还有一些伴随终身的毛病。大潘之所以身材略“壮”也是有原因的。他长期训练造成膝盖水肿,跑步超过5公里便会肿得不行,训练从体能类转换成技能类,所以渐渐就开始“壮”起来了。
  • 200米,在这个距离外,必须一枪命中靶中的歹徒。“一般情况,5枪,我能打48环。”大潘经常在总队举办的射击比赛中得奖,一枪命中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 在射击时,弹道的把握,呼吸、手指和眼睛的控制,以及如何降低心跳对狙击枪起伏的影响都是很有讲究的,同时在不同的阳光下瞄准的方向都有所不同,几毫米的距离都会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
  • 每次出警前,大潘都会做好足够的准备工作,其中包括设备、枪支、弹药和战术等等,除此之外,还必须做好心理预期,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好心理准备,面对状况做出及时反应。
  • 经过艰苦的训练和数年的实战经验积累,大潘不仅成为了尖刀队队长,还承担着训练新队员的任务。大潘说:“我有很多经验可以传授给他们,他们就不会重蹈覆辙,这就是一个台阶的作用,很有必要。”
  • 大潘带领的尖刀队,每年都会代表支队参加市局特警总队举办的赛考。赛考的科目繁多,包括狙击、越阵、冲房、折返跑和运动后射击等,其中战术冲房,在城市环境中特别有用,做得好,往往就能一击制敌。
  • 每位战友退役时,大潘都会为他们制作视频。“特警新来时,都有欢迎仪式,而走的时候却默默无闻。特警把自己最有活力的十年献给了这份工作,他们走的时候我希望给他们一个纪念,也算另一种关怀吧。”
  • 一个接一个视频,大潘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特警,不知不觉,大潘自己成了最老的特警。
  • “我从来没在实战中开过枪。”大潘淡淡的一句话中带着丝丝遗憾和矛盾,“训练了那么多年,一方面想真正的开出这一枪,但是另一方面,如果这一枪真的打了,肯定是出大事了,这是我不想见到的。”
  • 明年即将退役的大潘,正参加由上海市公安局团委主办的“上海公安十大优秀青年”评选。大潘告诉小编:“希望能给特警生涯留下点什么,我就把这个当做是我的一个‘退役’仪式了。”
已赞0
- / -
分享到:
这么近 那么远 特警狙击手大潘
图:柯一 文:柯一 吴晨(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沿着徐汇公安分局特警支队大楼的阶梯,走到了办公室前,高大的轮廓一下子出现在我背后,微笑着握着我的手说道:“你好”。他,就是特警狙击手潘鸣华。
在支队办公室,我重新打量了一下潘鸣华:他整整比我高出一个头,时刻都露着一脸微笑,人很健谈,一切的一切都与我印象中的特警形象差距巨大。身形略壮的他自嘲一句:“要给网友看到了一个比较‘油腻’的特警了。”
支队的同事都称呼潘鸣华为大潘,一来大潘的确比较“油腻”,二来,大潘入特警10年,资格最老又获奖无数,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离35岁这个从特警退役的年龄也不远了。大潘现正参加由上海市公安局团委主办的“上海公安十大优秀青年”评选,“我把这个当做是我的一个‘退役’仪式了”。
大潘,生长在上海师范大学的职工大院内,从小到大,父母对他的期望就是成为一名教师,大学毕业后,父母的期望实现了,大潘成为了一名徐汇中学的信息科技教师,在这之前,他还教过小学生生理卫生课,也当过图书管理员。这不,闲不下来的大潘,在2004年,毅然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报考了警校。“警校毕业后,那时还在看守所里做实习,突然来了一个通知叫我去特警总队报道。”大潘对这段往事记忆犹新。
与现在不同,10年前,上海的特警隶属于治安支队下的防暴队,特警队里的“小鲜肉”们都是从公安专科里挑选的,成绩优秀身体素质又好的队员才能被选上。
在特警总队待了一年之后,大潘便被调到徐汇特警支队担当狙击手。他的狙击手生涯可以用“平淡”来形容,每天的功课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在地上一趴就是两个小时。“我从来没在实战中开过枪,整个上海都没有这么一枪,上海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大潘淡淡的一句话中带着丝丝遗憾和矛盾。作为特警,他们平时出警不多,需要动用狙击手的场面更是少之又少,对于一个天天练枪的狙击手来说,实战,是这么近又那么远。
刚做特警时,大潘笑称自己血气方刚,凭着一番冲劲, 但,也有“害怕的时候”。如何避免害怕,如何成为勇者,如何有勇有谋,是摆在大潘以及其他特警队员面前的一大问题。
有个案子,大潘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深夜,凌晨两点,他们接到报警称,石龙路附近有位男子因为情感问题杀害了女友,并准备自杀。大潘和队友们立即赶到了现场准备破门而入,就在破门进去的那一刻,男子点燃了煤气,房内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待大潘收工下楼后,发现离开案发现场20余米远的警车旁全是被炸出来的锅碗瓢盆。“如果我早一秒钟破门进入,可能被炸到20米开外的就是我了,现在想来还有点后怕。现在出警前都会做好心理预期,光凭冲劲是不行的。” 要与队友们一块出警,一块回来。
随着经验的积累,大潘慢慢从凭着冲劲干活的小特警转变成了有勇有谋的老特警,换来的是身上一个个伤。大潘脸上有2处伤疤,还有一些伴随终身的毛病。大潘之所以“油腻”也是有原因的。他长期训练造成膝盖水肿,跑步超过5公里便会肿得不行,训练从体能类转换成技能类,所以渐渐就开始“油腻”起来了。
大潘带领的尖刀队,每年都会代表支队参加市局特警总队举办的赛考。赛考,是衡量一个特警专业技能的标志,通俗的来说就相当于学生们的期末考试。赛考的科目繁多,包括狙击、越阵、冲房、折返跑和运动后射击等。每一个项目的要求都很高,大潘向我展示了一个动作:拔枪、瞄准、射击两枪、击中目标,这一切在赛考中要求两秒钟内完成。赛考是一个相当接近实战的比赛,特别是战术冲房,在城市环境中面对“武疯子”的时候特别有用,做得好,往往就能一击制敌。
采访接近尾声时,大潘给我看了一个视频,这是他为退役战友制作的视频。与所有的特警一样,冰冷的面罩背后,也充满了人情味。大潘边看着视频边和我们说:“每一个新特警来的时候,都有欢迎仪式,而走的时候却默默无闻。特警把自己最有活力的十年献给了这份特殊的工作,他们走的时候我希望给他们一个纪念,也算另一种关怀吧。”
一个接一个视频,大潘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特警,不知不觉,大潘自己成了最老的特警。
【神枪手是怎么样练成的?】
大申网:狙击手的训练是怎么样的?
潘鸣华:从狙击手的训练来说,就是瞄准和射击,在射击场,一般一天要几个小时趴在那里,进行瞄准,还有3分钟、5分钟的举砖,为了练习手臂力量,确保稳定性。狙击枪每一把都不同,需要精确的调校,在不同的阳光下瞄准的方向都有所不同。在射击时,弹道的把握,呼吸、手指和眼睛的控制,以及如何降低心跳对狙击枪起伏的影响都是很有讲究的,几毫米的距离都会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
大申网:大多数出警都是面对什么样的罪犯?
潘鸣华:接警最多的其实是“武疯子”,动刀的、砍人的,还有跳楼的,喝完酒持刀打架的。也有杀人犯、毒贩交易和赌博的,但较少。
大申网:做特警是不是最危险的?
潘鸣华:真的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只要做好预案,每个人按照预案操作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很多嫌疑人往往在我们冲进去的一刹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们制服了。
大申网:为什么出警时都要戴黑色面罩?
潘鸣华:这有两方面的关系,一个是自我保护,戴上面罩之后,就没有身份特征了,不会有什么顾虑,处置的时候也比较果断。另一方面,黑色面罩对他人也是一种震慑,特别很多这样子的人出现之后,就很难确定特定的回击目标。
大申网:成家有孩子之后,出警时会考虑到家庭吗?
潘鸣华:这个和落水救人一样的,根本来不及考虑,处置的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的。
大申网:有没有想在实战中开出那个决定性的一枪?
潘鸣华:这是一个矛盾,我训练了那么多年,却没有机会真正的开出这一枪,是很心痒,是希望打这一枪。但是如果这一枪真的打了,肯定是出大事了,这是我不想见到的,你也不想见到的,所以这是矛盾。但是这并不表示我这几年的训练白费了,我的训练,是对之后特警的传承,我有很多经验可以传授给他们,他们就不会重蹈覆辙,就是一个台阶的作用,很有必要。
大申网:从特警退役之后会去哪里?
潘鸣华:这是我最大的苦,对未来的不确定,退役并非你想的那样,其实就是一个通知,叫我去别部门,从那个时刻,就和我的枪永别了,再也看不到了,而那个时候去哪里,也是不知道的,全等通知。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柯一 吴晨
  • 本期摄影 : 柯一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4/12/9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