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驾司机:魔都“赶夜人”

  • 入夜时分,总有一群人出没于黑暗之中,他们踏着滑板车、拿着手机或是等在路边或是穿梭于人群中,没错,他们就是代驾司机。随着2011年酒驾入刑、2013年禁酒令的出台,如今上海的代驾司机超过两万人。
  • 李姐每晚8点等在虹口准备接单。李姐是上海较早的代驾司机之一,3年前因为家中经济条件的原因,通过工友介绍找到了代驾的兼职。当年找代驾的司机的市民并不多,但代驾公司会补贴接不到生意的司机。
  • 等了将近一小时后,李姐的手机响了,终于生意来了。一路小跑后,李姐坐进驾驶室,询问顾客的目的地后发动汽车。派生于打的软件的代驾软件已经成为市民首选的代驾下单方式,李姐也全靠软件接生意。
  • 李姐将手机架在车内,此时手机旋即变身为计价器。代驾产生的费用主要依据时间和里程计算,时间越晚每十公里的价格越贵,其中代驾里程数主要通过手机的GPS定位来完成计算。
  • 一单生意完成之后,李姐来到面馆,夜宵刚吃一口又接到一单生意。因为一般的代驾生意常常都是做通宵的,所以途中的夜宵是必不可少的。代驾司机们脑中都有一张上海的夜宵地图。
  • 这次,李姐接到了两位醉酒顾客,上车后不久其中一位便吐得满车都是。李姐告诉我们,这种情况不算稀奇,她还遇见过:胡乱指路;在车内小便;半路求陪喝酒;男女在后座发生关系…等等等各式各样的顾客。
  • 当晚,李姐共接了4位客人的单,收入300余元,接近天亮时,李姐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家中走去。当然,李姐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采访途中,小编根据线索,找到了位特殊的代驾司机。他白天和尚晚上代驾。和尚与别人不同,代驾对他来说属于业余客串,晚上接单一般不会超过10点,上工两个月以来,他一共接了40余单。
  • 谈起缘由,和尚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徒弟与他提起代驾司机这一行。出家20余年的和尚便抱着“帮助别人平安回家,以及普度脱一切众生”的想法开始做起了代驾。
  • 采访中,和尚向我们展示了他的代驾确认单。单据上注明了代驾双方所需负的责任,其中包括发生事故后如何处理等顾客最关心的问题。也正是这些责任条款才区分出了有资质的驾公司和黑代驾。
  • 代驾司机的脑中都有一张上海的夜生活地图,他们熟知上海每个饭店、酒吧、会所和KTV等娱乐场所。据称,有些娱乐场所的安保因为和黑代驾形成利益链,时常和在场所门口和有资质的代驾司机发生肢体冲突。
  • 代驾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如何返程。因此除夜生活地图外,代驾司机们还熟知夜宵公交地图。代驾司机们除了步行(滑板车)加夜宵车的返程方式之外,还有拼车回程、同伴接送和再接一单生意等方式返回闹市。
  • 司机王师傅向小编展示其等待10个小时未接到一单的手机画面。随着代驾市场的生意越来越好,代驾公司也开始不断招人,随之而来的便是僧多粥少的局面,有些司机苦等一夜也接不到一单生意。
  • 便利店是代驾司机在黑夜中最好的驿站,他们往往在这里交流业务。但由于生意越来越难做,代驾公司内也产生了恶意抢单等恶性竞争。所谓恶意抢单,就是代驾在高峰时刻故意给同行下单,使其无法再接单。
  • 除了恶意抢单之外,部分代驾司机为了不交代驾公司收取的“信息费”,在娱乐场所外做熟人生意或者揽客下黑单以绕开代驾公司。这种情况因为不签署协议,发生事故后,往往责任不清,无法追责。
  • 今年7月,上海率先出台《上海市代驾服务业规范标准》,对代驾公司、从业人员以及服务标准作了明确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各种乱象的发生。
已赞0
- / -
分享到:
代驾司机:魔都“赶夜人”
图/文:柯一(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入夜时分,总有一群人出没于黑暗之中,他们踏着滑板车、拿着手机或是等在路边或是穿梭于人群中,没错,他们就是代驾司机。随着2011年酒驾入刑、2013年禁酒令的出台,代驾市场的生意越来越好,兼职甚至是全职做代驾的司机也越来越多,目前,上海市已有160多家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代驾公司,从业司机达两万余人。
代驾司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群人?那么做代驾司机到底是怎么一个滋味?代驾行业又有哪些潜规则?
起初,没生意还有50元补贴
在这个有99%男性的行业里,女代驾司机李姐显得格外显眼。李姐可以说是上海的第一批代驾司机,入行三年来,李姐一共做了一千多单代驾,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元老。当年,李姐还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某次偶然的机会听到工友说起北京的代驾司机一个月赚过万的人都不少,好奇心驱使下,李姐在网上找到了e代驾的招聘信息,正式开始白天开出租晚上做代驾的生活。“当时找代驾的人的确不多,不过那时一天没接单的话,会有50块补贴。” 慢慢的,从兼职,再到全职,凭借稳健的驾驶技术和优秀服务,以及自然的亲和力,李姐现在月入也能过万了。
白天和尚,晚上代驾
采访途中,几位代驾司机告诉小编他们中有一司机,白天是和尚,晚上做代驾。根据线索,小编找到了这位和尚。和尚与别人不同,代驾对他来说属于业余客串,晚上接单一般不会超过10点,上工两个月以来,他一共接了40余单。谈起缘由,和尚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徒弟和他提起代驾司机这一行。出家20余年的和尚便抱着“帮助别人平安回家,以及普度脱一切众生”的想法开始做起了代驾。
夜深了,什么人都会碰到
“夜深了,我什么人都碰到过!”一位路边的代驾司机向小编说起他的故事根本停不下来。一些客人喝醉之后往往会做出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这些故事渐渐的就成为了代驾司机中茶余饭后的谈资,从胡乱指路到酒后撒泼样样都有。“有一位乘客,一坐上车就要我超越前面所有的车子,不然就投诉我,我没办法,只能让他先签条约,万一出事了可是我倒霉啊。” 较大型的代驾公司是通过与司机签订“合作协议”的方式开展代驾服务,并制定相应的管理和服务规范,对于代驾过程中的事故处理采取设立理赔基金或与保险公司合作开发“代驾险”的方式为司机投保。
黑代驾、接私单,代驾潜规则逐个数
代驾司机的脑中都有一张上海的夜生活地图,他们熟知每一条饭店集中的街道、每一家热闹的酒吧、会所和KTV等娱乐场所,而这些场所外往往也聚集了大量代驾司机。据称,有些娱乐场所的安保人员因为和黑代驾形成利益链,时常和在场所门口等候的正规代驾司机发生肢体冲突。同时,由于生意越来越难做,代驾公司内也产生了部分恶性竞争,恶意抢单的事情时有发生。所谓恶意抢单,就是在高峰时刻一位代驾司机故意给其他司机下单,使其无法再接单。除了恶意抢单之外,部分代驾司机为了不交代驾公司收取的“信息费”,在娱乐场所外做熟人生意或者揽客下黑单以绕开代驾公司。这种情况因为不签署协议,发生事故后,往往责任不清,无法追责。
今年7月,上海率先出台《上海市代驾服务业规范标准》,对代驾公司、从业人员以及服务标准作了明确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各种乱象的发生。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柯一
  • 本期摄影 : 柯一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4/12/18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