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作为台湾最重要的剧场推动者之一,台湾剧场界的“瑰宝级”戏骨,金士杰开创了著名的“兰陵剧坊”, 开启了台湾现代剧场的序幕,建立了台湾默剧表演的权威,成为舞台最受欢迎的表演者和编导者之一,赖声川称他为“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

  金士杰最为剧场观众所熟知的剧场形象,当属《暗恋桃花源》中的江滨柳一角。4月5日、6日金士杰携主演的《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再度来沪,为上海观众献上了“渐冻人”莫利教授的心灵课程。[阅读全文]


融合是表演最动人的心灵追求

  今年的四月是《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第五轮到沪演出,在超棒的口碑下市场一直高温不降,金士杰在观众眼里几乎成了莫利教授本人,这种与角色融合一体的状态是他作为演员希望达到的动人的心灵追求,和他搭档的综艺咖卜学亮在他的眼里是一个厚实率性的年轻人,让我们对这两人的搭档奇景十分好奇。

大申文娱:《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演出了这么多轮,莫利教授这个角色吸引你一直演下来的地方在哪里?

金士杰:老头挺有生命力的,面对绝症一般人罩不住,斗志盎然可以开给他的学生十四堂课。

大申文娱:这个角色演到现在还会每一轮演出时做调整吗?

金士杰:都是一些细微的很小的东西,也不是刻意调整,每天演出中的即兴小火花,微微的不同一般人看不出来,演完跟阿亮聊天当中会产生后射的火花,每次都像联谊一样慢慢会带动,这个戏不是戏剧性的故事,是生活小品来自生活实况的转播,比别的戏更强调某种生活品质生活感。

大申文娱:角色中有融入自己对生命对死亡的看法吗?

金士杰:有交集的融入,我们都不是临终绝症的人,没办法说我们很懂临终的那个状态,只能尽量试图去了解,只能是交集,要符合角色要往靠角色上靠,不同的演员,张三演李四演的话有不一样。

大申文娱:但是我们会觉得莫利教授好像就是您本人

金士杰:前几天在北京演出,结束后旧日老友过来后台跟我拥抱就觉得怪,这到底跟我拥抱还是跟教授拥抱。融合在一起是演员希望达到的,当然具体看角色,某些角色有些他是他我是我,有些时候我们希望是一体的,一体是蛮动人的演员的心灵追求。

大申文娱:卜学亮属于活泼顽皮的综艺界,你属于文艺圈,你们在对戏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金士杰:他比较浮夸那面是他在综艺当主持人耍宝要用的东西,不是他的本质,他的本质还蛮厚厚实实的,也有耍宝也有顽皮,有率性性格的东西,但是他听人家的话,吸收人家意见的能力也是不错的,前一晚可能还在想“金老师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第二天他就做得到了,我看得见他在那边暗自有点难以消化的样子,我很有兴趣在想他晚上怎么过的。后来在台上证明那些重要的时刻重要的点观众反应都还蛮热的。
  当然我也很尊重他不会随便跟他讲,因为演员中间太不平衡也不好,尽量我们还是平起平坐平辈的关系。

大申文娱:所以排戏时您教的东西多一些?

金士杰:也不是教,而是旁观者清,卜学亮的一个动作一个反应,我就会质疑他刚刚那个表现是生活里的表现,还是你以为的在舞台上的表现,请问回到生活里面你是怎么反应的,生活的观察跟角色结合,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人,米奇这个例子是代表绝大部分观众。

大申文娱:所以观众的共鸣也是在这块吗?

金士杰:不止,就是戏中一路上走来,莫利一直讽刺他,每次讲“我没办法一直陪你,我多希望……”,相信台下每个人心中想的是“我也是”,探望一个老者都是这样想,米奇就是这个发言人,他那一大堆荒唐的行径其实一点都不荒唐,他代表最多的人。

大申文娱:所以这个戏的最大魅力是在剧本吗?各地观众的反响怎么样?

金士杰:剧本也有、剧场也有、演员也有,很多小小的东西形成了剧场的魅力,不敢单独说功劳是哪一件。各地观众都没有太随意地对待这个戏,我听到过很深刻很动人的反应。

大申文娱:你跟卜学亮在演出结束后会做些什么?

金士杰:我喜欢人性一点,立刻就开讲座或者喝酒唱歌就太用力了,稍微不用力点就慢慢卸妆,说一两句话聊聊今天的演出,隔一两个小时想说再说。

冯小刚

我天生喜欢胡思乱想

  从养猪场兽医变成后来的标准文艺青年,金士杰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他说自己天生就喜欢胡思乱想,当演员是个健康的出口,关于现在的戏剧市场他态度谨慎又给予宽容的等待。

大申文娱:现在还会进剧场看别人的戏么?

金士杰:少,这两三年基本足不出户,因为生孩子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最近我就是看《康熙来了》以及《小燕有约》,没有办法,抱着孩子还能干什么。

大申文娱:现在还会跟以前一起做兰陵剧坊的朋友一起聚会讨论戏剧吗?

金士杰:这个剧是两年前开始做的,这两年就是这个剧和孩子,没有时间忙第三件事,两个孩子工作量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大。

大申文娱:作为早期的戏剧开拓者,对于现在的戏剧市场还满意吗?

金士杰:我只知道好像两岸都蛮蓬勃的,观察没有很深刻,暂时来看是个好现象。

大申文娱:这两年香港和台湾的戏剧在大陆都很受欢迎,但大陆本土的小剧场话剧市场虽然风生水起但是有不少批评的声音。

金士杰:一步步来吧,今天的林奕华或者果驼或者赖声川,他们是三十多年前开始起步,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做了很多惊世骇俗的事,观众也花了三四十年成长,吃过不同的口味才会挑食,慢慢建立自己的口味,台上台下一起成长,关键是要给时间,大陆成长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大陆的市场也够大。

大申文娱:在大陆当红的话剧导演如孟京辉、田沁鑫、何念等,你最想和谁合作?

金士杰:对他们都个别有些概念,但是都不熟有略知,没有那么具体,不排斥,看缘分吧。

大申文娱:还有什么角色是你想尝试的吗?

金士杰:只知道自己还没有做什么,表演这块要导演、编剧一起谈的,没有一个演员可以独立做到,一定要有个很好的导演很好的编剧一起在很好的状态里头可以到达。

大申文娱:这么丰富的角色表演经历带给你最大的意义在哪里?

金士杰:最大的意义就是带来收入吧,其实我天生就喜欢胡思乱想,观察也好,上天下地的想象力七想八想,这是我们这一辈都改不掉的倾向,这个玩意有天有个出口可以抒发可以落实,就是一个很健康的事,当演员就可以抒发这些东西。

刘震云

希望我的孩子热爱文学

  金士杰老来得子,近年的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身上,谈起戏剧时表情丰富用词专业,聊到孩子时口头喊累却忍不住流露出满脸的甜蜜,金士杰说他热爱文学希望孩子们以后也能从事这类工作,关于退休他自认戏剧这行自己没到满分还不能离开。

大申文娱:平时会跟家人平日里讨论戏剧么?

金士杰:那是剧场的事,聊的时候用最简单的但是不需要多抒发的,就让这些剧场的事放在门外。

大申文娱:生活中有职业病吗?

金士杰:年轻的时候跟女朋友讲话滔滔不绝,女朋友就会反弹“你以为你是在上课吗”,当时就联想到职业病三个字,生活中我会想我开心的样子、表达不高兴的方式会不会比别人夸张,我个性中有夸张的因子。

大申文娱:生活中属于性格比较跳跃的还是沉稳的?

金士杰:其实还好,某种生大气的当儿一边生气一边想我快不认识自己了,我快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气得那种恶狠狠的样子就觉得我好狠好坏哦。

大申文娱:有了孩子之后脾气性格会变更好吧?

金士杰:朋友说我笑的次数多一些。

大申文娱:出来巡演会想孩子吗,会不会带上他们?

金士杰:他们现在在北京,巡演时间长的会带着,养两个不容易怕太太照顾不过来,时间短的就不带,一带蛮费事的。

大申文娱:希望孩子们长大后做什么?

金士杰:希望他们会喜欢写字,我喜欢文字喜欢句子这类的东西,不直接也可以,哪怕是念也可以,就是这类的工作,我喜欢文学。

大申文娱:现在会给孩子们开始做幼儿教育培养起来吗?

金士杰:我会跟他说故事,比手画脚比些有趣的开发他们的想象力,也会装鬼吓他们。

大申文娱:您教育孩子比较多还是太太教育得多?

金士杰:时间量的话是太太教育多,像我从小是妈妈陪着我,但是爸爸出现的画面印象很深刻。

大申文娱:照顾孩子的时候会自言自语地跟他们说一些剧场的事情吗?

金士杰:没有,跟他们一起就随便瞎玩,说那些事情他们也听不懂。

大申文娱:有想过什么时候从舞台退休么?

金士杰:尽我一生也走不完,目前不会有退休的想法,假如一百分的话我感觉还蛮远的。

大申文娱:六月份的新一轮演出之后有些什么工作计划?

金士杰:下半年有一个步步惊笑的侦探喜剧,也有卜学亮出演,我演个公子哥,是个推理的故事,卜学亮他们演了四五十个角色,是很好玩的一个东西。

张国立父子

记者手记

  采访金士杰之前一直觉得他很难采,入行30多年,接受过无数采访回答过无数问题,还有什么是他没有回答过的呢。当天金老师身体不适,对他的采访就更有打扰他休息的嫌疑。

  大气儿不敢多喘,问过一两个正儿八经的问题之后,金老师开始谈笑起来,眉飞色舞地讲述他的话剧人生,气氛变得轻松、空气中弥漫着幽默的因子。采访时金老师看到咖啡眼睛发亮:“我知道不能多喝,但是忍不住”,瞬间就从一个高不可攀的文艺青年们的崇拜对象落回了生活中与你促膝而谈带点小任性的长辈。

  采访结束后问金老师“晚上要演出下午还接受采访好淡定”,金老师回答“这个戏比较熟悉了”,仿佛晚上不是表演给观众看,而是赴一场早已定好的约会。

   大申文娱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顶部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