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上海,立体呈现申城生活百态 - 腾讯大申网视觉栏目《没有陌生人》

“疯子”的魔都话剧地图

    来认识一下本期《没有陌生人》的主人公:乔森,网名叫“像疯子一样赶场”。

    “我先给你看样东西。”刚在“猫空”坐定,他就郑重其事地对记者说着,并摘下耳机,从包里掏出一只红色大皮夹。打开封皮,他拈出张演出票。是话剧,《卡布其诺的咸味》,吕凉、宋忆宁主演,时间为2004年12月5日,地点在安福路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尽管过去了七八年,这张话剧票看上去还挺年轻:票面平整,字迹清晰,主演的签名也没褪色。“我绝对不允许它们被折叠,或沾上污迹。”他指了指那只长度颇可观的皮夹。

    随后,他又拿出一册小本子,有着和皮夹相似的红色,“令人舒服”的红色。本子内贴着各种话剧票、电影票,还录了些文字,从观剧感受到生活点滴,碎碎念般细致。他说家里还有好几本,差不多一年一换。如果勾勒出本子里记载的行踪,就该是一幅“魔都话剧地图”了。难怪他——乔森,网名叫“像疯子一样赶场”。

下一个
“疯子”的魔都话剧地图

    去哪里看:

    话剧中心、大剧院、艺海剧院、上戏剧院……

    像疯子一样赶场?一点不夸张。听乔森自己怎么说:“我喜欢把每天的行程安排得忙碌而又充实。”

    西班牙面具悲喜剧《安德鲁与多莉尼》在上海大剧院小剧场演出,他会带着他的学生一起去看;温情话剧《守岁》在上海城市剧院演出,他也要赶去看;80岁的游本昌(济公扮演者)携《弘一大师:最后之胜利》献演上海艺海剧场,他要去看;下个月俄罗斯莫斯科艺术剧院顶尖导演阿道夫·沙彼罗执导,契诃夫经典作品:《万尼亚舅舅》,他自然也要去看……于是,安福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人民广场上海大剧院、江宁路艺海剧院,乃至上戏剧院、下河迷仓等,只要是演话剧的地方,就有乔森的身影——当然,得是“好话剧”。

上一个 下一个
“疯子”的魔都话剧地图

    跑熟了,从这家剧场到那家剧场,如何乘车、经过几站、约莫要多久,想也不用想就自动“脑补”。所谓“话剧地图”其实印在乔森的脑海里,图上的每个标记,他皆可娓娓道来。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乔森的戏剧地图就起始于此。一楼艺术剧院,三楼、六楼都是小剧场,有沙龙活动。的“D6空间”则为先锋戏剧、多媒体戏剧提供了展示空间。这里汇聚了一大批优秀演员,也成为观众观剧的首选地之一。

    “上海大剧院也不错。”尽管并非只为演话剧而建,但顶尖的舞台设施、充足的表演空间,使观剧效果良好。特别是五楼中剧场,布局合理且可改变,便于台上台下互动。艺海剧院建于2001年,设施先进,理念较新颖,今年将上演孟京辉的《活着》《恋爱的犀牛》等。

上一个 下一个
“疯子”的魔都话剧地图

    乔森也推崇上戏剧院。它位于上海戏剧学院内,又毗邻话剧中心,艺术氛围浓郁。此外,中国校园戏剧节和上戏学生的毕业大戏也放在这儿。“看多了商演,回过头看小朋友表演,觉得纯粹、用心。”2009年,乔森曾在上戏参与了一场毕业大戏《开放夫妻》的排演,他在其中负责道具。至今你还能在学校的一些演出海报上找到乔森的名字。

    下河迷仓是民间小剧场的代表,位于上海城区的西南角。从外表看,它只是一处破旧不堪的四层仓库,和一般小剧场相比,“下河迷仓”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完全免费的。它主要接纳实验戏剧的演出,只对业余剧团开放。“这里的演出没有国界,台湾的、日本的,只要是非商演的就可以,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一些活跃在上海的民间社团、学生剧团。”

上一个
相关文字

看戏有门道

好本子+好导演+好演员+好团队=好剧目

“猜猜看,我为什么推荐这部剧?”拿起一份话剧《求证》的海报,乔森问记者。看记者思考了半天人生状仍一脸茫然,他笑了,慢慢将理由掰开、揉碎——

首先是剧本好。《求证》作者是美国剧作家大卫·奥本,2001年,他凭借该剧本获普利策戏剧文学奖,并首演于曼哈顿戏剧总会,很快跻身当代经典行列。其次,中文版翻译胡开奇任教于纽约,长期翻译和研究英美当代戏剧,由他出手,质量可获保障。导演毛俊辉,是香港著名导演,这轮复排导演贺飓,是话剧中心培养的青年导演,经验丰富。主演许承先,宋忆宁都是话剧中心老演员,从艺近50年,深受话剧观众的喜爱,被观众称为上海“老戏骨”。

“好本子、好导演、好演员,《求证》都具备了,而且,它还有好团队。”该剧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香港话剧团联手打造,阵容强大、运营成熟。

欣赏话剧不只图轻松

此外,在乔森眼里,欣赏话剧不只图轻松,他认为,好剧目使观众有共鸣,看过后会思考。所以他十分看重“第一部”的意义,因为,“话剧品位要靠培养,如果入门错了,品位就很难提高。”

类似的“观剧秘籍”还多着。最近,南京大学文学院师生创作的话剧《蒋公的面子》轰动全国,4月初登陆上海时一票难求。乔森自然也去了。演出结束,观众纷纷去舞台边抢购剧本,他却问剧组工作人员:“和现场演出用的是同一个本子吗?”回答是:有改动,但以后出单行本,会是演出时用的本子。“那我就到时候再买吧。”

说到着,乔森嘿嘿一笑,让人想起他其实并非普通观众。他的身影不仅出现在观众席,还会出现在后台,甚至剧组中。他也活跃于各类学校剧团。要知道,他和很多导演、演员有私交,还做过几年的跟组经验呢。

一场话剧,改变人生

看《卡布其诺的咸味》以前,乔森没有任何欣赏话剧的经验。事实上,因为喜欢男主演吕凉主持的电视节目、主演的电视剧,最初乔森是冲着他去的。结果,却被吕凉的夫人、女主演宋忆宁给震住了。“宋老师的演技实在太精湛了!”事后他到后台找吕凉夫妇签名,两人的热情、友善给予他很大的触动:原来,话剧并非难以亲近。

乔森出身汽修专业,在贝塔斯曼、银行待过,还做过调酒师,甚至一度送报卖报,“为了生计嘛。”2004年末的那场话剧转折了他的人生,他开始“像疯子一样赶场”。

后来,乔森干脆辞去本职,到上海戏剧学院做旁听生,学戏剧理论、表演理论,他也跟着学生剧社组织、排演,慢慢的他开始接触专业剧团,学现场表演、做剧务、和媒体打交道。他曾经跟着专业剧团五六年,凡是孟京辉的剧目到上海演出,接待、宣传等工作都由他负责。

“疯子”其人

和做白领话剧的人不同,像乔森这样跟商演剧组的人,没有稳定的收入。但他们乐于跟着剧团在上海的各个剧场间转悠。每一个剧场于他们就像一个临时的家,根据剧本不同的剧情,乔森和演员一起投入快乐、忧伤。“会遇到经济拮据的问题,但要我们割舍掉,不跟组,我们做不到,因为有感情在,因为我们真的,真的很热爱它。”2011年5月,孟京辉的《柔软》在杭州演出,乔森在剧组做演员助理。

在学校、专业剧团转了一圈,2009年乔森又回到了上海话剧中心。这一次他是以上海大学青鸟话剧社表演指导的身份参加上海市第六届大学生话剧节。乔森将自己从成熟剧团学到的经验,传授给学生剧社。

从单纯“话剧迷”变身为“走专业路线”,对乔森而言,剧场和剧团之于他,不再只是城市的一道风景,他也不再只是看风景的人。虽然也有困苦,比如由于工作不稳定,生活拮据。但热爱风景的人,是不会疲倦的。

往期回顾

更多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幕后团队:

栏目出品 袁杰 Adrian Yuan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