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上海,立体呈现申城生活百态 - 腾讯大申网视觉栏目《没有陌生人》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1940年,一名热血青年怀揣满腔爱国热情,投身抗日洪流。46年抗战胜利,他回到家乡与一名叫美棠的女子定下终身。而之后六十余年的相守,却让他们历尽坎坷。 命运弄人,一份决定书让他们分离长达22年。熬到能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好景不长,美棠身患重病并且渐渐失去记忆。他悉心照料美棠亦不敌老病相催,美棠逐渐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相思始觉海非深!思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当美棠离世后,他无以遣怀,于是一笔一笔,从美棠童年画起,手绘数百幅画,记述他们从初识到相守再到生死分别的70多年时光,有爱情的甜蜜,有平凡的生活,取名为《我俩的故事》。

     《我俩的故事》记录了一个家庭近60年的动荡历史,见证了一对夫妻近60年的爱情,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今天就让我们跟随故事主人公——饶平如老先生的视角,开始一场时光之旅。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少年时】1922年,饶平如生于江西南城,后举家迁至南昌,父亲执行律师业务,算是大户人家。饶平如在美棠10岁、13岁的时候有过两面之缘,但他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将会是他一生的伴侣。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从军行】1940年,作为一名热血青年,饶平如也投身抗日洪流之中。当时国共合作,在和日本人在打仗,到处都沸腾了。1940年,饶平如考取了黄埔军校。走之前,父亲赠诗一首 “倭寇侵华日,书生投笔时”。饶平如在绿书 包上缝了四个白色的大字“长征万里”。4个月后,从江西走到位于成都的黄埔军校报到。当时战乱,通铁路的地方搭货运火车,没有火车就一路步行。 毕业之后,饶平如加入了国民党100军某炮兵营当观测员。1946年,战争结束,父亲从江西老家来信,让饶平如赶紧请假回家结婚。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点降唇】饶平如见到美棠之前,曾经也有人介绍过两个女朋友,饶平如都不满意。这个世界蛮奇怪的,其他人就是没有感觉。确定关系后,有一天,他们在南昌的湖滨公园里谈恋爱,饶平如不好意思说“我爱你”,唱了一首当时很流行的英文歌曲“Oh Rose Mary I Love You ”。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好风光】婚后的生活渐入佳境,饶平如与妻子毛美棠先到贵州工作。1951年,他辗转来到上海,在江宁路上的大德医院做会计,兼职做做出版社编辑,每个月工资240元,当时一般人的收入几十块就不错了。这是饶平如一生中最风光的日子。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问归期】1958年,因为曾经是国民党军人,饶平如被送到安徽六安某农场接受“劳动教养”,此后陆续在安徽某齿轮厂做工。跟妻子两地分居长达22年。这22年间,他们写了上千封信。美棠给的每一封信饶平如都留着,当时饶平如有个木头箱子 ,看完就锁在箱子里,隔几天拿出来看看。信上都是些美棠柴米油盐的家常事,大儿子找工作、家里没钱买菜。有时候美棠也会烦躁,会急,我只好安慰安慰她。作为劳教分子的妻子,毛美棠也饱尝了世态炎凉,在一幅名为《变脸》的 画中,美棠在背后给街道干部打招呼。对方看到是毛美棠后,原本堆着笑的脸,立刻板了起来。为了贴补家用,美棠去上海自然博物馆拉水泥,一个月也能赚十几块钱。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苦中乐】 1959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饶平如因“营养不良”而身患肿胀之症,医务室开了病假让他休息,无药可医。恰巧美棠寄来了一瓶“乳白鱼肝油”。这太有用了,饶平如把半瓶鱼肝油倒在热气腾腾的红豆饭里,红豆饭变得又香又软 ,滋味妙不可言,非常舒服。两天后,肿胀之症也随之消失,完全复原了。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喜忧半】1979年,政策开始变化,饶平如写信上访、要求复查,并决定离职回到上海,80年上海公安局撤销了他的劳动教养处分,平反后他回到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继续做编辑。孩子们也纷纷立业成家,命运仿佛又回到了春天,但不幸的是, 1992年,美棠被查出患有糖尿病和肾病。病到晚期,美棠的神志已经不清醒。有一天她称丈夫将自己的孙女藏了起来,不让她见,饶平如怎么说她都不信,八十多岁的他,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斗病魔】美棠从1992年开始发病,开始前言不着后语,逐渐犯起糊涂。一天晚上,她突然说想吃杏花楼的马蹄小蛋糕,家附近没有,饶平如就骑自行车,去龙柏新村给她买回来,买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想吃了。

上一个 下一个
生命有限爱无限 美棠和平如的故事

    【汝竟去】2008年3月19日,在徐汇区中心医院,医生和护士围着一圈,美棠在人缝里找到了饶平如,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挂在眼角上。饶平如握住她的手,帮她擦了眼泪。之后,美棠的手变得冰凉。饶平如知道,这是永别。他在画册上写下:“难再是青春…… 美棠与我距此目标仅五个月,亦应无憾矣。”这幅名为《最后的一滴眼泪》的画,记录了他们分别的最后一刻……

上一个 下一个

    平如与美棠:18本画册里的60载深情

上一个

往期回顾

更多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幕后团队:

策划/采访 徐丹妮 撰稿/摄影 袁杰 Adrian Yuan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