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上海,立体呈现申城生活百态 - 腾讯大申网视觉栏目《没有陌生人》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上海,入了夜,终于能隔绝白日的喧嚣与滚烫的温度。JZ Club里,另一种生活则正要开始。

    以爵士为主的酒吧并不像有着劲爆舞蹈的Pub那样,有股冲天的热辣劲儿。然而,也算不上冷清。这里总是随意的,当来这里随意消遣的客人三三两两坐成堆,低声谈笑的间隙偶尔抬头往舞台上看两眼的时候,Chekov乐队的演出就要开始了。不用掐准时间,也不用刻意搞噱头炒热气氛,只是把乐器摆好,试两个音,一首慵懒的Jazz,就这样开启了另一个慵懒的上海之夜。

更多精彩资讯,请点击大申夜上海首页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漫游上海的“太空爵士”

    白天,Atze是个国际学校的老师,每天早上九点出门,晚上六点半下班。他甚至有辆小电瓶车,不是德国男人所拥有的拉风摩托车。夜晚,这个白天穿衬衫打领带的男人,摇身一变,成为了爵士的主人。

    十点过五分,舞台仍是漆黑的,音乐却先一步响了起来。酒吧仿佛在音乐声中忽然活了过来,当来这里随意消遣的人们,低声谈笑的间隙偶尔抬头往舞台上看两眼的时候,Chekov乐队的演出就要开始了。灯光是慵懒而摇摆的,暗红色的光斑偶尔打在观众的脸上,是惬意而出神的表情。爵士则很是低调,然而仍有奢华从这样的音乐中透出,漫不经心地弥漫在整个酒吧。

上一个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观众也是迷离的,在Jazz声中,一杯啤酒,便能享受一整个上半夜。这样的夜晚是多么的适合畅谈,偶遇,以及心照不宣。兴致逐渐高昂的时候,跟着早已开始晃动身躯的老外一起跳一场淋漓尽致的恰恰,耳朵和身体一样兴奋。

    作为Chekov乐队的创办人和贝斯手,Atze玩爵士已有近三十年了。“高中时我有三个朋友要组爵士乐队,缺一个贝斯手。于是我自己攒钱买了人生第一把贝斯,加入了乐队。”

    三十载的光阴,只有音乐一直没有放弃。在德国时,Atze自建的Chekov乐队就已有了雏形。这个名字并非来自于俄罗斯大文豪,而是著名科幻剧《星际迷航》,Chekov是剧中那所太空飞船的驾驶员。Atze用“来自外太空的清凉爵士”来形容自己的乐队。Atze这个“太空爵士”想要把爵士乐带入到神秘而又缥缈的宇宙中,而上海则是他的太空漫游第一站。“人们在酒吧里喝啤酒,听音乐,这里的夜晚就像我在德国一般。”

上一个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不电子的爵士,不是好的夜上海

    在魔都生活了三年,Atze如今很庆幸自己选择了这座城市。“因为这是一座爵士的城市。”

    上海成熟的Jazz氛围让乐队里的每一个人惊喜,光是小号手Toby认识的住在上海的爵士音乐人就有一百多个,这个数字要比香港、广州、北京这些城市都要多。

    “晚上演出时,总会有许多人在酒吧来来往往。有些是熟人,有些则是生面孔,但不管是谁,他们都很乐于在这里听我们的爵士音乐。”

上一个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在Chekov成员的眼中,上海的乐迷比北京或中国其它地方的乐迷都要更开放一些。“北京更加摇滚一点;同时,他们的乐迷会更倾向于支持本土的音乐。当然,这绝对是无可厚非的,不过对爵士音乐来说,上海是更好的选择。”

    在Atze看来,上海热爱爵士的人已多得数不清,痴迷者几乎每晚都要在爵士中度过。周二在复兴西路的JZ,周五在淮海路的棉花,周六则自然要去和平饭店的老爵士……

上一个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不过,Atze所钟爱的电子爵士,在德国曾经并不被许多人所接受。“我觉得上海乃至中国的乐迷要比我德国乐迷更开放。在德国演奏时,由于Chekov乐队演奏的是很具融合性质的爵士音乐,所以听电子的不喜欢我们,而听爵士的又觉得我们不够纯粹;但在上海,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问题。

    每每在接触音乐的时候,才是对一个城市的“性格”了解得最为透彻的时候。在Atze眼中,上海因为她所具有的包容性和开放性,对于他钟爱的爵士音乐是一个绝佳的舞台。“我想这也许是因为上海的Jazz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上世纪30年代,这里就拥有非常好的爵士音乐。”

上一个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夜生活,是偶尔的消遣,而非生活的主旋律。不过正是因为非常态,才更有乐趣。

    白日的工作让Atze需要保持正常的生活作息,因而他很少会以狂欢的态度去面对夜晚。在JZ Club喝杯啤酒,放松身心之后便回到家,看电视、与家人聊天或创作音乐。他住的地方在上海著名的古北“老外街”附近,偶尔,他会在夜晚与朋友们去那里的餐厅吃饭。住在这样的环境里面让他感觉很是自然。“从来到上海的那天起,我就从未有过异乡人的排斥感。上海是这样的习惯于外国人的存在,我在这条老外街,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乡。”

上一个 下一个
爵士老外的魔都之夜

当说到上海的夜宵之王小龙虾的时候,我试图解释了半天也没能让他理解这个词。他从未去过上海的夜宵街,不过倒是听一些酒吧里的朋友们说起,有些人会在后半夜去结伴吃上一些夜宵。至于自己,他皱着眉头,用“敬谢不敏”的态度表示“应该不会去尝试”。

谈起对魔都夜生活的看法,Atze这样说,“我以前听说过上海是东方夜巴黎的说法,现在觉得很有道理。不过,只有在晚上,我才能认识到上海真正的一面。”

更多精彩资讯,请点击大申夜上海首页

上一个

往期回顾

更多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幕后团队: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