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挑起沪剧《原野》大梁

艺文资讯上观新闻2019-01-31 10:01

这几天长宁沪剧团团长陈甦萍很忙,白天参加上海“两会”,会议一结束,直奔排练厅,打磨新戏《原野》。根据曹禺同名话剧改编的新编沪剧《原野》1月30日、31日在虹桥艺术中心剧院首演。前晚盯完最终合成彩排,陈甦萍长吁一口气,“前几天紧张得失眠,现在是兴奋得睡不着觉。”

《原野》是上海市长宁区沪剧传承中心(长宁沪剧团)继沪剧《雷雨》后推出的又一部经典名著系列作品。陈甦萍与《原野》的缘分已近40年。1983年,长宁沪剧团打破沉寂,首次尝试。年仅23岁的陈甦萍出演剧中金子一角,出色的表演引起圈内外的热烈反响。很多老观众们对陈甦萍当年主演《原野》的盛况津津乐道,记忆犹新。长宁沪剧团也成为唯一成功改编演出沪剧《原野》的表演团体。

此轮新编沪剧《原野》,陈甦萍邀请剧作家薛允璜重起炉灶,这是继《赵一曼》之后薛允璜再次携手长宁沪剧团。陈甦萍自豪地说,“唱词特别棒。”比起上一版《原野》爱憎分明,新版《原野》更注重挖掘人物幽微复杂的内心世界。在忠于原著精神的基础上,薛允璜结合当前观众的审美需求,从全新视角进行全新构思、全新演绎。他对剧中几个主要角色,从人性的角度作了重新梳理和解读,改编淡化复仇的血腥,增强和解的善意。原著中不出场的焦阎王阴魂不散,罪恶形象出现在舞台上,正是恶狂善亡,最后才造成两家人的悲剧命运。整出戏加强良善化解冤仇的立意和具体描写,具有鞭恶扬善的价值。

陈甦萍表示,“年轻时我演金子,大家都说焦母是个大恶人。其实我们忽略特定年代的女性悲惨命运,她们被要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焦阎王没有完成的事情都由他的遗孀来完成,因此我们不希望把焦母定位为恶婆婆。”新版《原野》中,金子与当代女观众有了更多共鸣,“她向往新的生活,结果被迫嫁到焦家,她一直劝仇虎不要杀人,坏事都是上一辈人做的,不应该牵连到无辜的下一辈。”陈甦萍强调,这一版《原野》展示角色善良的一面,重新解剖性格,更为人性化,包括仇虎杀焦大星,也有过反复,“他一边告诉自己,一定要复仇,刀真的拿起,又有犹豫。”

排演《原野》,长宁沪剧团大胆启用新人,由90后新生代沪剧演员朱桢挑大梁,饰演金子一角,优秀沪剧演员黄爱忠饰演仇虎,国家一级演员李恩来饰演焦阎王,焦母则由优秀沪剧演员张燕雯饰演。为扶持新人,孵化剧团青年创作力量,全团前辈们齐心合力,甘当绿叶,力求呈现给观众们眼前一亮的角色形象,焕发名著经典剧目的青春活力。

不少观众热切期待在新版《原野》舞台上能够看到陈甦萍的身影。谈及为何自己不登台,陈甦萍坦言,一度想过演焦母,“这是一个很有发挥的角色,心理活动复杂多变。”但最后她还是把舞台让给更年轻的演员,为此薛允璜与陈甦萍还有小小的争论,“薛允璜老师在医院里还坚持打磨剧本,听说我不演,他开玩笑说,不交剧本了。”

“不是我不喜欢焦母这个角色。年轻演员在成长,戏曲界有句行话,‘人保戏,戏保人’。经典属于后者,锻炼演员更快成长。”陈甦萍以艺术总监和监制的身份在排练厅协助导演,手把手传授台词、动作,把自己演出的所有心得经验倾囊传授给舞台新人。朱桢第一次挑大梁,全团都在鼓励她。对于《原野》成品,陈甦萍信心十足,“大家演出感觉很好。”

坐在《原野》首演现场观众席的还有来自浙江的演出商。《原野》尚未揭开面纱,已经拿到4月宁波4地8场演出订单。陈甦萍揭开谜底,订单来得早,源于长宁沪剧团多年深耕长三角市场,“我们每年在江苏、浙江有二十多场演出。”上月,长宁沪剧团带着《小巷总理》登陆宁波逸夫剧院,正是最冷时节。望着剧院大门外飘起淅淅沥沥的雪籽,陈甦萍心里打鼓,“天气不好,演的又是当代原创新戏,观众能买账吗?”没想到宁波观众“懂经”,“《小巷总理》上海演出有的掌声,在宁波一个没拉。”

“文艺院团归根结底要靠作品说话。”陈甦萍表示,《原野》首演后将进一步打磨提升,锤炼精品,争取到更多地方演出,传播上海的声音。今年,长宁沪剧团还将在新中国70周年来临之际,复排沪剧《上海屋檐下》,与《雷雨》《原野》形成具有鲜明剧团特色的经典名著系列三部曲,数量与质量齐头并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