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上报科创板初选名单 静候沪伦通业务资格利好

导语:我们选好企业的名单已提交给了交易所,现在投行部门中高层都在忙着跑企业沟通和调研,有些时候也会和交易所方面聊一聊。”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12月6日透露。

本报记者 谷枫 北京报道

沪伦通业务券商筹备已有两个月,科创板筹备工作也已满月,券商的筹备工作都有了新进展。

“我们选好企业的名单已提交给了交易所,现在投行部门中高层都在忙着跑企业沟通和调研,有些时候也会和交易所方面聊一聊。” 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12月6日透露。

而在备战沪伦通方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符合条件的券商已经完成了申请材料的提交工作,目前等在交易所批复相关业务资管。

初选企业

11月5日,科创板设立消息横空出世,券商的筹备工作可谓是快马加鞭。

“这一个月券商就是拿方案,提意见,划名单,推进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沪上一家券商投行部的负责人6日告诉记者。

根据记者了解的最新情况,部分券商根据上交所的要求已经向上交所提交了自己初选的名单。

科创板被认为是头部企业的红利,不过,记者了解到一些中小地方券商也在利用自己的资源筹备科创板。

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中,除了券商要提交名单外,地方政府也在梳理各自地区的科创企业储备情况,这一过程中深耕地方的部分中小券商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也梳理和储备了一些潜在科创板标的。

“公司上下对科创板很重视,对于券商来说科创板未来就是增量业务,现有的IPO审核节奏下,IPO业务空间已经固定,很难再有变化,今年甚至有券商至今没有企业过会上市,因此一些业务精力也转向了科创板项目的发掘中。”前述北京地区中型券商人士表示。

另有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众多券商尤其是头部券商积极筹备科创板一定程度上也弥补了此前试点创新企业(即CDR制度)实质性搁浅带来的预期损失。

“部门在测算今年收入的时候,是将创新试点企业回归国内市场发行CDR产品的收入计算在内的,因此CDR搁浅后对部门预期业务收入有很大影响,但科创板和沪伦通落地后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损失,甚至在更长远的将来,这两项业务更加具有持续性,因此公司十分重视。”12月6日,北京地区一家中字头券商投行部人士透露。

申报资格

对于沪伦通业务,券商想要参与必须获得开展业务的资格,也就是说开通之初仅有部分券商能尝鲜新业务。

记者近期了解到,符合条件的券商已经完成了申请材料的提交工作,目前等在交易所批复相关业务资格。

9月底上交所就已下发《关于启动沪伦通做市业务市场准备工作的通知》,但时至本周,上交所才公告对中国国际金融(英国)有限公司予以沪伦通全球存托凭证英国跨境转换机构备案,这也意味着目前仅有中金公司获得了沪伦通做市商业务资格,但其他申请做市业务资格的券商仍需等待。

“我们是由自营部门团队申请做市业务资格,目前申请的券商大都没有拿到这一业务资格,都在等。”一位沪上地区大型券商自营部门人士表示。

但另一方面,仍有不少券商在参与系统测试。记者获悉在近期沪伦通的全天候市场测试中,有接近20家券商作为做市商参与了测试,包括申万宏源证券、东方证券、高华证券、中金公司等公司。参加了这一轮测试的券商也被认为有望成为首批沪伦通做市商。

除了做市业务资格,经纪业务也是沪伦通重要的组成部分,更是中小券商能够切入的业务点。记者了解到,上交所经纪业务的申请截止日刚刚过去,相比做市业务,申请经纪业务券商数量要更多一些。

对于经纪业务而言,客户才是核心,各地区券商营业部也繁忙起来,摸底合格投资者。

苏南地区一家中信建投营业部的人士透露:“我们现在主要做两方面工作,一是自己学习沪伦通的相关知识,同时给客户做好前期的培训工作。另外就是根据监管层的要求摸底潜在的客户。但这次门槛定得相对较高,我们营业部覆盖的客户里满足基础条件的都不是很多。”

根据上交所的规定,参与沪伦通业务的个人投资者应当符合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内的资产日均不低于人民币300万元。

“监管层一直在提示沪伦通初期个人投资承受能力有限,我们和一些客户沟通时也感受到了对新业务的疑虑,预估沪伦通初期不会有多少个人投资者参与,会是一个机构市场。”前述中信建投人士透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