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70多年 这位德国老人回到上海“音乐寻根”

民生社会澎湃新闻2018-11-09 08:05

1943年出生于上海,4岁离开,时隔71年,德国人保罗回到出生地,完成了“寻根之旅”。

保罗的母亲Leyda Pezzini曾跟随上海交响乐团前身——工部局乐队的指挥梅百器学钢琴,并多次作为独奏和乐队合作。

75岁的保罗膝下无子,如何将母亲留下的那些和上海及中国有关的文物资料、艺术品传承下去,成了他和妻子多年的心结。虽然可以捐赠给博物馆,但他们更想将这些历史资料交给珍惜并懂得的人,最终,他们选择了上海交响乐团。

在汉堡时,保罗(中)向上交捐赠历史资料。

然而,保罗联系上交的过程费尽周折。他们首先想到了上海的“姐妹城市”——汉堡,先是通过官方途径,后来又借道于音乐机构,多方联系但都没有结果。2017年8月,得知上交要在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巡演,保罗才辗转联系上上交。音乐会前,他特意从350公里外的杜塞尔多夫赶来,向上交捐赠了一批泛黄的海报和斑驳的节目单,填补了乐团历史。

那时候,保罗就和上交团长周平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回自己出生的城市看看。2018年11月,他和妻子终于来到了上海。

保罗的母亲出生于安徽芜湖,意大利人,父亲是德国人,两人在上海结婚,保留至今的一封贺信上,仍能看到“天作之合”四个字。母亲弹钢琴,父亲就在法兰克福贵金属提炼公司德固塞工作,办公地址就在圆明园路。

保罗是在上海瑞金医院出生的,还有中国护照。因为太小,他对上海的记忆并不清晰,但母亲总和他说起小时候的趣事。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当我快速冲过玻璃门时,妈妈总会毫不留情地骂我。当我和妈妈一起出门,中国人总喜欢叫我‘小老头’,或许是我发色很浅的缘故。其他小男孩在踢足球时,妈妈老叫我弹琴,我很不情愿,总想逃出去玩。”

保罗没有继承母亲的艺术细胞,母亲不仅会弹琴,还画得一手好画。在中国时,她常常会在路边叫住一些中国人,给他们画像。这些素描如今还挂在保罗家里,画像里的中国老人都蓄满了胡子,爬满了皱纹,眼神里都是沧桑。

保罗母亲的素描

1947年,保罗被母亲带离了上海,父亲为了工作留在上海继续“收摊”。两人先是到了意大利,过了几年,父亲回到德国,找到住所后,再从把母子二人接来团聚。

保罗直言母亲不喜欢德国,也不学德语,父亲会德语、英语以及一点中文,一家人就在家里讲英语。1977年,母亲去世,终年57岁。

在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保罗看到了自己向上交捐赠的一张海报,那是1941年工部局乐队的演出海报,他还在梅百器与学生的一张合影中找到了母亲。

保罗一家曾住在当时的国富门路一栋砖房里,母亲穿着旗袍,在这里留下了不少照片。在上交同仁的带领下,几番寻找,保罗没想到,这栋砖房还在,只是变成安亭路43号,成了办公场所。保罗说,母亲很喜欢穿旗袍,离开上海时带走了许多旗袍,受中国文化影响,她还很爱搜集翡翠瓶子,也被带走了。

安亭路43号,保罗一家曾经居住的地方。

在德国,BBC电视台经常会放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保罗能从电视里一窥中国风貌,然而直到实地探访,他才真正领略了中国的发展速度。

来华两周,保罗先后去了北京、曲阜、青岛、南京、苏州。在上海,他登顶了环球金融中心,参观了外滩、城隍庙、玉佛寺,还把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仔细逛了一遍,体会到上海的友好和善意。在这些城市,保罗爬了无数台阶,他笑说,这两周爬的台阶比这一辈子都多。

“中国高铁太快了,到一个站只要几分钟。上海地铁那么多条线路,那么复杂却那么干净。导游和我说,上海几乎每周都有新的摩天大楼诞生……”保罗连连感慨,“我回去怎么和德国朋友解释呢,这些东西是用来看的,没有办法解释。”

保罗参观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看到母亲合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