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教育新闻周到上海2018-10-09 12:05

“孩子做作业拖拖拉拉怎么办?孩子厌学怎么办?孩子产生自卑情绪怎么办?”今年3月,张女士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到一条微信公众号发的文章,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因为她的孩子学习习惯很糟糕,才三年级,就有了自卑感,从而产生了厌学情绪。

“那篇微信文章是以一个家长的口吻写的,文章里推荐的就是这家名叫‘学霸1对1’的网络教培机构。”张女士跟着孩子一起试听之后,在销售人员的鼓动下,一次性购买了480次课程。然而,孩子只上了7次课,就不想学了。从此,张女士就开始了漫长的退费交涉过程,“直到10月3日,我才知道老板跑了”。

8日下午,记者在位于江场三路288号“学霸1对1”公司采访时看到,公司里所有的电脑都搬到了前台,前来讨要学费的家长在那里进进出出,而该公司的382名员工基本上也都被欠薪两个月。

据家长们自行统计,目前受害学员有1000多名,涉及金额2000多万元。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不少学员家长前来退款维权 摄影记者:张佳琪

老师告知家长网课要停课

王女士的孩子10岁,在班上的英语成绩算好的,美中不足的是英语口语欠缺一点。为了让孩子能够开口说英语,她决定找个一对一的老师帮孩子补课。

2017年7月,王女士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则“XX作业帮”的广告,做了一些了解后,就跟“学霸1对1”的老师联系上了。很快,老师就安排王女士和孩子一起“试听”了一堂课。

其实,我们也就是抱着听一听没什么坏处的心态开始试听的。听完之后,我也没有立即答应买他们的课程。老师很大度的说,听完不买也不要紧的。

王女士说,虽然他们嘴上那么说,但是还是经常打电话做她的工作,给她的感觉就是如果不在他们“学霸1对1”上课,就是对孩子不负责任。

碍于情面,王女士最终还是交了钱。去年7月,第一次交了5000元,购买了40个课时。后来又交了4600元买了40个课时。这些课时都是全价的,没有折扣。到今年年初,“学霸1对1”的“班主任”又经常在微信和电话里向王女士推销课时,说他们马上要涨价了,如果购买他们的“课时包”,会便宜许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学霸1对1”的所谓班主任,实际上就是销售员。到底要不要买这个“课时包”?王女士犹豫了很久。但销售人员不停地打电话,还让王女士帮忙拉人。经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5月3日,王女士最终还是花了23664元,买了一个240“课时包”。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王女士花了2万多元购买的“课时包”

“去年9600元买的80个全价课时,我们才用了68个,还没有用完。现在这个240课时的,一个都没有用,‘学霸1对1’就这样关门了!”

王女士说,如果不是授课老师告诉她,她还不知道。

原来,10月4日一早,王女士收到“班主任”的微信,里面是一个二维码。让王女士加入一个群。实际上,这个二维码是班主任在3日深夜发送的。

“我长按二维码,加入的竟然是一个维权群,当时就懵了。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我要维什么权。”

老师为什么要组织家长维权呢?8日下午,该网络教培机构的授课老师小江告诉记者,几乎所有员工都被拖欠了两个月的薪资,平均每个人约两万元。老师们在讨薪无望的情况下,忍不住就告诉了学生家长。

孩子补课,家长却上了征信黑名单

王女士说,当时销售人员向她推销“课时包”时,说要两万多块钱,她说一次拿不出这么多钱。

“其实我也就是找个借口搪塞他们,没想到销售就跟我说,他们那里可以办分期付款,免息的。我心太软,想着他们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没有退路了,就付了钱。”

23664元——王女士办了18期分期付款,每期还1300多元。目前已经还了5期。“我是在得知‘学霸1对1’跑路后,才仔细看了那份分期合同,里面竟然有一笔2910多元的咨询服务费,其实就是给第三方金融公司的贷款手续费。”王女士说,孩子的课没法上了,但分期贷款的钱还要按时还,想想都很郁闷。

张女士的遭遇则更糟糕。

“也许是给我们试听的课,老师讲得特别好;也许是孩子第一次上网络课,有新鲜感。试听完之后,我就问孩子,感觉如何?孩子说很好。”张女士说,既然孩子说很好,就买了课程包。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办公桌上还放着曾用的摄像头

班主任给张女士推荐了480课时48368元的“课时包”。“我说,一次买这么多?他们说,这个‘课时包’不限定上哪门课,孩子想上什么课都行,而且可以一直上下去。如果感觉不好,可以随时退费,15个工作日内一定退到你卡里。”

一次掏了近5万元,张女士也感到有压力。于是,就在销售人员的帮助下,办了18期分期付款,每月向第三方金融机构还款2576元。

张女士告诉记者,办分期付款也非常简单。“让我传一张身份证照片和一张银行卡照片给他们销售人员就可以了。销售人员叫我下载‘海米管家’,申请分期。然后,把收到的验证码告诉销售,然后就算办好了。”

不妙的是,张女士的孩子上了7次课后,对这个学习方式感到很厌倦,决定不学了。于是,张女士就开始漫长的退费之路。

“卖课的时候,他们天天粘着我。知道我要退费了,就躲着不见,退款日期一推再推。9月底说好,10月20日之前,一定会退钱。10月3日,我得到消息,他们要关门了。”张女士说,她家在苏州,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到这个公司里来。

由于一直在协商退款中,张女士就停止了向第三方金融机构还款。

“一开始经常有莫名其妙的电话打过来,还有短信,说我欠了多少贷款。我以为是电话诈骗,就没有打理。因为我印象中从来没有找这些公司贷过款。”

有一天,张女士接通了电话。对方说她有两次贷款没有还,已经进入征信黑名单了。“我还以为是骗子,对方就告诉我,是在‘学霸1对1’办的分期贷款。”

张女士将信将疑,到银行拉了个清单,看到自己果然上了征信黑名单。

一位家长说,销售人员曾表示,从幼儿园到高中,均可以选择“学霸1对1”在网上补习语、数、外等各科课程,且都是名师“一对一”教学。出事后,他们才发现,所谓的“名师”基本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学霸1对1”究竟怎么了?

家长们提供给记者的所有合同和发票上,“学霸1对1”的经营公司名字都是“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的公司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是2015年成立的。经营范围一栏内,没有任何文字显示该公司可以经营教育培训事项。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合同上甲方公司为“上海叉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然而,在该公司的广告上,却毫不隐瞒他们超范围经营的违法事实。

“自2015年成立以来,‘学霸1对1’在教育领域深耕细作,熟知现阶段全国各地区中小学生的学习痛点,由专业教研开发团队自主研发超10万套教材资料,由超2万位来自名校的精英教师进行全学科4级阶梯式在线教育模式……”

所有家长在“上钩”之前,都曾经听过销售人员对公司老板曲某某做的传奇介绍:“1995年出生的女孩子,华二中学毕业,在东北财经大学读到大二时退学,回上海办了这家企业。”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员工们都说,曲某某是个美女

在今年4月初该公司的年会上,曲某某也深情回顾了“学霸1对1”是如何由一个10人团队发展到现在规模的:“犹记在最初的时期,年会只是几个人聚在一起吃一顿火锅。大家怀揣着满腔的热血,心中装着对未来的展望。”

“学霸1对1”的垮台,最初是由欠薪引起的。

9月10日,教师节,“学霸1对1”的老师们却没有收到8月份的工钱。当晚6点多,财务人员在内部联络系统上通知:因为“银行系统问题”,导致不能正常发工资,并言之凿凿地说,第二天银行方面的工作人员会来处理问题。

然而,工资最终还是没有发下来。9月12日,曲某某在内部联络系统上公告:

大家好,我是‘学霸1对1’的CEO。首先,很抱歉九月十日的工资没能及时发放。

接着,曲某某就透露了一些隐情:目前,公司确实在资本寒冬下,导致本月资金紧张,“今日我与合作方敲定了最终协议细节。很快,新的资金就能投入进来”。

8日下午,仍在公司留守的员工告诉记者,曲某某说的“合作方”,也是一家网络视频授课公司,曲某某把公司的学员和教师整体转让给了这家公司。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不过,员工所指的这家接盘公司在致学员家长的信中特别强调:该公司与“‘学霸1对1’机构不具有任何关联关系,对‘学霸1对1’机构需向其学员承担的任何责任或赔偿不承担任何责任。”

记者试图联系曲某某,了解相关情况,然而,曲某某名片上的电话语音告知已停机。

不过,曲某某在9月28日的谈话录音中多次强调,她不会“跑路”。

合作机构之一:已经终止学费代扣

8日发稿前夕,与"学霸1对1”合作的富盛资融(中国)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盛公司”)给记者发来情况说明,告知该公司对“学霸1对1”事件的应对措施。

今年10月初,我们得知学霸(指‘学霸1对1’)运营停滞,导致学员可能面临无法继续上课的情况,因此以保护消费者利益为前提,富盛公司于10月4日向涉及的614位学员告知即刻暂停学费代扣;节后富盛公司根据学员反馈,为避免学员更多忧虑,10月8日发送通知终止学费代扣,以等待事件解决方案,消费者若重新授权我司代扣学费的,再按照消费者授权执行代扣服务。

据家长介绍,富盛公司只是与“学霸1对1”进行分期付款合作的机构之一。

沪一教育机构突然跑路:有家长贷款48368元为孩子买课

办公桌上留下一个玩偶和一些用品

“学霸1对1”一名班主任的自述:

这些让你花钱的套路,是不是很耳熟?

我来“学霸1对1”有大半年了。在这之前,我在另一家教培机构做销售。我跳槽到“学霸1对1”时,还想做销售。但是,这里有点不一样,人事部门把我安排在班主任的岗位上。这个岗位不需要上课,我的日常工作是给学员排课、向家长推荐课时包,以及课时到期续费。实际上,创收其实是我的主要工作。

我刚来的时候,要接其他人的班,如果明着说,孩子要换班主任了,要换老师了,家长的反弹通常会很大。于是,我按照公司提供的话术本,跟家长们这样说:你的孩子各方面都表现不错,是我们公司重点培养的对象。虽然孩子现在的XX班主任也非常重视你家小孩,但是,公司还是安排了经验更加丰富的老师来带。我们从每个班主任手里选出一到两个特别优秀的孩子,组成重点班,从现在起,您的小孩分在我的班上。

对的,我们都有公司提供的“话术本”,我们根本不用担心穿帮。因为网络教培跟实体店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学员之间永远没有在一起上课的机会,除非他们线下认识。

我接任班主任之后,有个孩子补习了两个月,成绩不明显,反而沉迷网络。在跟家长沟通过程中,发现家长抱怨很多,有可能要退费了,我就跟她说:XX妈妈,咱们家孩子才刚学习两个月,而且每周只上一个小时,跟老师的接触时间比较短。老师和学生之间的磨合需要一段时间,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也是循序渐进的。XX妈妈,如果您想让咱们的小孩成绩明显提升,我建议孩子一周上两到三小时课,让老师培养孩子学习的规律和兴趣,从而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玩……

有一天,一个家长跟我说,要停课了。我了解到,她打算给孩子报另一家教培机构的辅导班。客户流失,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我们日常要面对的常见问题。为了留住这个孩子,我非常肯定地强调这个孩子在前一个学习阶段取得的成绩,肯定孩子学习的状态和潜力,跟老师之间的磨合也很默契。然后,话锋一转,如果现在把孩子换到别的辅导班去,一切又要重新开始,新的环境,新的老师,新的节奏,孩子不一定适应。“孩子的时间很宝贵,孩子的未来耽误不起!”

仿佛孩子一离开我们,马上成绩就不行了似的。

卖“课时包”,让家长续费,是我们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这直接关系到我们的收入。课时快到期了,如何忽悠家长继续交钱买课?

我们的话术是这样的:先说孩子目前的学习状态很好,这次考试成绩也提高了不少分,孩子刚刚走上成绩快速提升的通道,如果家长刚看到希望就立即放弃,对孩子肯定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孩子会感觉到自己被家长放弃了,可能会自暴自弃,成绩一落千丈也是有可能的,家长、小孩和我们的努力就前功尽弃。让家长有一定的危机感后,立即转入对“学霸1对1”的专业性和丰富的教学经验的叙述。如果家长表现出兴趣,就立即跟家长谈接下来的教学计划。

其实,这些话术,是有公司专人给我们培训的。培训部门针对不同的岗位,设计了不同的话术。而且,培训完毕,我们还要考试的。考试不及格,就不能上岗。

你必须要知道的一个事实,跟客户沟通,是一个对员工各方面素质要求非常高的岗位。

上面的这些话术,你有没有觉得很耳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