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一村》十年 用剧场书写历史

2008年12月5日,《宝岛一村》全球首次公演。一眨眼,已是十年后的今天。《宝岛一村》的演员们都称自己为“村民”,十年间,有些村民走了又来,有些村民来了又走,但三位“宝岛一村”男主人——屈中恒、冯翊纲和宋少卿却从未离去。这也是他们三人之间的约定,只是那时没约定期限,于是十年说演也就演了。不久前,《宝岛一村》结束了它的第235场演出,上剧场“丁乃竺的会客厅”也请到了三位男主人,带着他们的感受和经历来到上剧场,与上剧场CEO同时也是《宝岛一村》监制丁乃竺一起为大家讲述“宝岛十年”的故事。

《宝岛一村》十年 用剧场书写历史

用剧场书写历史,演一个快被别人忘掉的故事

“人生的遭遇哪是人能估算的?”这是戏中老赵给儿子的信中说的话。1949年,就有这么一群人,意外离开故土,来到宝岛台湾落地生根直到今天。或许是时间跨度太久,六十余年过去,痛淡了,这段历史已被多数人遗忘。编剧、导演赖声川曾说:“建筑物没有了,故事没有了,就像胡同拆掉了,故事没有了,历史也就没了,剩下的又是什么,除了光鲜亮丽的高楼大厦,还能记得我们从哪里来的呢?”有时当我们想去找历史时,历史已经要走了。于是,赖声川带着这种反思,结合王伟忠对曾经的历史的描述,把25个家庭的100多个故事,浓缩在三位男主人老赵(屈中恒饰)、小朱(冯翊纲饰)和周宁(宋少卿饰)的家中,一一讲述。

《宝岛一村》十年 用剧场书写历史

十年前,三位男主人接到《宝岛一村》的演员邀约时,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乡成故乡的故事,就这样被三个人演绎十年。屈中恒扮演和气、乐于助人的北京人老赵;冯翊纲扮山东人小朱,带上一顶毛线帽的他活脱脱就是自己父亲的模样;宋少卿是上海飞行员,军区大院长官形象活灵活现。那时候的演员们都是无条件地来出演《宝岛一村》,整出戏的完成需要近30位演员的配合,数量之庞大使得凑齐演员来排练成了难事。于是在排练发展剧本阶段,演员们相互代替角色,不同角色的转变,相互情感的产生和互动,演员们更深刻体会了父辈们对于回不去的家乡深埋心底的那份想念,对于《宝岛一村》的感情也越来越深。戏里的他们在述说这段历史,而戏外的他们对于彼此来说早已成了家人般的存在。

《宝岛一村》的信念——三个男人的约定

《宝岛一村》被周黎明称赞为“这个时代话剧舞台上巅峰之作”,首演至今的十年中,有人离开,有人长大,也有人一直都在。家长之一的冯翊纲透露一个秘密:“宋少卿、屈中恒和我,三个人有个约定,三家的家长都不能说‘不演’。《宝岛一村》这件事要往下发展,就要我们三个人都在。后来,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光是演我老婆就有五、六个,真的产生移动中家人的情感。这些人不是在演一出眷村的戏,而是一个移动中的村子,演一个村子主题的戏,事实上,它就是一个村子。村民有长驻的,有来来去去,有搬进搬出的。” 十年来,因为三位“家长”的坚持,《宝岛一村》不论新来后到的村民,都非常深刻的融入戏中,对于每一场演出充满荣誉感。

直到今天,榕树下依旧坐着这几位伯伯,他们约定在树下,聊天聊地,聊生活,聊政治。他们聊出来的是人性最真实的茁壮、往上走的力量,更是民族性的坚韧,人类的真情和大爱。

《宝岛一村》十年 用剧场书写历史

十年风骚,为剧场、为艺术忠诚勤劳

十年前,眷村的房子在台北两厅院的台上被一砖一瓦地搭起来,屈中恒那时看到这个场景突然落泪,台上房子的架构同他小时候住过的房子几乎一模一样。前厅、卧房、小回廊,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2008年12月5日,《宝岛一村》第一次演出,屈中恒、冯翊纲、宋少卿扮上三家男主人的装扮准备上台。那时的台下就坐着父辈们,将看着他们的故事被展现在台上,剧组全员都忐忑不安。不料演出结束后观众的掌声如雷贯耳,演员们受到了莫名的鼓励,所有人都落泪。妆花了,内心却是清醒、骄傲、感动的。十年光阴似箭,带着时代记忆的长辈们渐渐离去,但越来越多的后辈们跟随着《宝岛一村》走进了那个时代,开始找寻那段正在淡去的历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wiccashi]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