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未来拍现在 袁月用镜头求证魔都人真实生活

民生社会新民晚报海外版张家愉2018-06-14 17:19

  袁月是个摄影爱好者,工作之余背上相机,走街串巷四处拍。拍十六铺码头,拍公园里对弈的老人,拍遛狗的路人……这些在一般上海市民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事物,都是他镜头里的最爱。“我最想拍的是从未来看会成为上海历史的东西。”袁月的初衷与众不同。

站在未来拍现在 袁月用镜头求证魔都人真实生活

  ■ 袁月用相机留下所有美好的瞬间

  拍摄,就是抢救

  在上海出生,在上海长大,又在上海成家立业,和很多上海人一样,已到不惑之年的袁月对这座城市有着深厚的感情。“想当年,力波啤酒的广告‘喜欢上海的理由’,真是触人心怀。”在他看来,喜欢上海,并不是单纯怀念逝去的事物,而是眷恋这些事物赖以生存的人文气息。小时候拍香烟牌子、跳皮筋的画面还清晰地映在他的脑海里,只是对后人来说,这段历史只能从过去的黑白照片中查找到了。“当时人们习以为常的事物,正因为太常见而容易被人忽视,其实它们并不寻常。”他说,“我就是要拍这些看似寻常实则不寻常的场景,为此,我一直提醒自己时刻保持好奇心。”

  确实,网络论坛上就有像袁月这种想法的一群上海人,他们把这种拍摄叫做“抢救”,例如拍摄上海的旧式建筑,就要赶在推土机到来前先摁下快门。有人做得很专业,有自己的团队协助收集线索;而袁月只是一个人,一有空,就自己跑到街上找“兴趣点”。比如他集中拍摄标语横幅、摆摊,相片如实地记录着“只生一个好”的墙面标语悄悄换成了“一个太少 两个正好”,过节期间“不许燃放烟花爆竹”的标语则多了起来。政策在变,标语也在变,直观地反映着城市的变迁。至于拍摆摊,现在还拍得到无证摊贩被城管抓的场面,但他相信随着市场越来越规范,慢慢地就拍不到这种镜头了。

  更多的时候拍摄是无主题的,但它们都是生活的真实记录。上班路上,看着新的地铁站一点点造起来,从商户张贴清货关门的标识,到工程车进驻、打桩,围栏围起来,他用照片记录了全程。“上海变化太快了,很多东西现在风行,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不存在或者变样了。”他举例说,共享单车眼下很火,但将来是不是存在,或者换个形式存在,都未可知。又比如轮渡站,将来可能还是保留着,但可能会变成游艇码头,样子就大不一样了。

  有时,袁月并不在意拍摄效果,有好的题材,掏出手机就拍。他说,这些照片的价值并不在于立意、光影、技巧,只是它们真实地记录了当时人们的生活,因此而有了档案文献价值。他拍这些照片,不是用来公开发表的,“作为上海人,私底下给上海留点纪念”。

  双城,拍的是不同发展轨迹

  2005年第一次踏出国门,带给袁月很大的冲击。“我们总说要打造‘世界级’的东西,‘世界级’到底是什么样的,总要亲眼看到才好。”

  之后一次次地走出国门,他亲身感受到别的都市与上海之间的差异,伦敦金融界人士的自信、台北人的谦和、京都人的干净守时,特拉维夫和斯德哥尔摩人们的创新精神,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看到别人的长处,才能学习进步。”他想到,上海人老被诟病囿于一摊,格局小,他觉得自己就应该多出去走走,开阔眼界。

  看到台湾作家龙应台的《大江大海》里提到台北和上海一样,也有用中国地名命名的道路,其中有七八十条的路名和上海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在上海叫“某某路”的,台北则叫做“某某街”。他便有心从这个角度拍摄“上海-台北双城记”。2015年,他去了两次台湾,在台北重点“扫”这些同名的街。同样是永康路(街),在上海,是酒吧一条街取缔后恢复宁静的居住社区,而在台北则是能品尝到正宗古早味的美食街;同样是牯岭路(街),在上海是一条默默无闻的小路,有些小吃店,而在台北,它因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而为人所知,这里还保留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旧书摊及古玩市场。

  后来,他看到网络论坛上有相似的话题讨论,就顺手把“双城记”照片发在跟帖里。他说,城市建设孰优孰劣,他不作评判,只是让镜头如实地说话,让人们看看,用同样的马路命名规则串联起来的两个城市,有着怎样不同的发展轨迹。他觉得上海在历史文化的传承方面,也可以从别的城市获得灵感,让市民在过着摩登生活的同时,依然可以随处领略到经久不衰的城市韵味。

  在他看来,上海人不知本土历史,是一种“耻辱”。在近代工商业、制造业、航运业、物流业、营造业上,上海都出了名人,可是现在很多记录这些辉煌史的碑刻、书卷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连这些名人的后人都不知道,“实在是太可惜了”。他注意到湖南路街道有些历史街道通过扫二维码关注公众微信号,为手机用户呈现这个地区一些历史建筑的来龙去脉,而不止是建筑门前一块廖廖数语的铜牌。他不禁为这一创举点赞。

  他说,“八仙桥”、“提篮桥”,这些地名对老上海来说都有特定含义。怎样让后人知道,让他们记住上海过去的风土人情,需要现在的上海人花点工夫。

站在未来拍现在 袁月用镜头求证魔都人真实生活

  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对袁月来说,“双城记”的拍摄绝非咔嚓两下那么简单。和一般自助游前做功课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攒上大堆吃喝攻略,倒是花了大半年时间拍上海的同名马路。到了台北,因为城市大,时间有限,他必须算好行经线路,才能尽可能多地拍到所需的街景。

  其实,每次出去旅游前,袁月都要看很多与目的地相关的书,涵盖历史、地理、文学、名人等各方面。2014年去以色列前,他也做足了功课,查阅了犹太民族的历史、以色列的建国史、宗教的起源、二战大屠杀和犹太人大迁徏,还特地去看了提前桥附近的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

  现在每年两次出国旅游,每次游程不过十几天,但行前做功课和回来后整理游记,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闲暇时间。不过,直到现在他还没来得及考虑去冰岛、马尔代夫之类的地方拍风光片,他说:“那些人文历史遗址都还没看够呢。”

  从国内拍到国外,一年下来,袁月平均要拍三万张左右照片,经过筛选,最后留存下来的也有几千张。用相机求证都市人的真实生活,已经成了袁月的“第二份事业”。“总说上海海纳百川,作为上海人,就要用包容的眼光,看待和我们有着不同世界观、价值观的人。”

  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回来。网上有人发问,上海到底好在哪里。在他看来,上海人做事相当规范。也听到人们议论上海人“排外”,其实“上海人并不是排外,只是不欢迎不守规则的人”。当然,守规矩并不是墨守成规,多一些高瞻远瞩更适合时下的上海人。袁月说,上海对标的是国际一线城市,谋求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这不单是政府的事,老百姓也要跟上城市的脚步。(新民晚报记者 张家愉)

欢迎关注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或下载新民晚报APP

动动手指,随时查询交通违法!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关注腾讯大申网官方微信!

欢迎关注腾讯大申网微信(微信号:dashenw)

  • 新粉丝回复【新人】可参与抢楼,有机会赢取QQ公仔!
  • 1.回复关键字“真爱”,可以获取粉丝卡,有机会赢取能刷地铁卡抢微信红包的智能手表哦 !
  • 2.你也可添加大申君私人微信号“dashenwzb”,各种聊天群等你进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