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140亿美元,蚂蚁金服有几件事没交代

今日要闻财经国家周刊2018-06-10 08:51

导语:在媒体和吃瓜群众感叹新的融资数额纪录时,一些更深层的事情或者叫问题,被淹没在了一片喜气洋洋中。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敖祥菲

导读:在媒体和吃瓜群众感叹新的融资数额纪录时,一些更深层的事情或者叫问题,被淹没在了一片喜气洋洋中。

蚂蚁金服新一轮融资的消息流传了2个月,最终尘埃落定。

6月8日早间,蚂蚁金服正式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总金融140亿美元,成为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单笔私募融资。

关于这笔融资的细节,大量媒体做了报道,蚂蚁金服也在官宣时进行了基本详尽的介绍,就不再赘述了。

不过也正因为关注度高,在媒体和吃瓜群众感叹新的融资数额纪录时,一些更深层的事情或者叫问题,被淹没在了一片喜气洋洋中。

我们来一一点破它们。

一、IPO基本没得跑了

首先是IPO的事情,这次融资只字未提,蚂蚁金服相关负责人在回应媒体询问时也称,“目前没有上市时间表,对市场传闻不予评价。”

但这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几乎所有行业人士都知道,蚂蚁金服要准备IPO了。当然IPO不是因这轮融资而起,而是早就满城风雨了。

远的不说,单看今年的几波操作。

先是今年2月1日,阿里巴巴通过一家中国公司入股蚂蚁金服,获得33%股权。

这一入股举措要追溯到2014年8月,阿里巴巴发布的招股书中公开披露,蚂蚁金服每年需向阿里巴巴支付知识产权及技术服务费,金额相当于蚂蚁金服税前利润的37.5%;股权收购完成后,相应的知识产权将同步转让给蚂蚁金服,且上述分润安排同步停止。

这一操作将让蚂蚁金服不再有隐形股权安排,股权架构变得明晰,对标证监会对于A股上市过程中股权清晰的要求,自然而然被很多人视为阿里和蚂蚁金服在理顺关系,为上市铺路。

再往后是4月9日的人事调整。当天,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正式卸任,由CEO井贤栋接替职位。对此马云在内部信中说:“这次蚂蚁历史上最重要的领导团队更替,不仅仅是为了传承,更重要的是蜕变。”

联系到新掌舵人井贤栋的财务背景出身,这一个“蜕变”的解释,立即引发了诸多猜测,有人认为是管理理念和企业方向,但更多分析人士倾向于把它解读为“上市”。

再之后就是8日新一轮融资消息的公布,这轮融资在业内其实传了近2个月时间了,数额也从100亿美元传到120亿美元。很多业内人士直接称它为“Pre-IPO融资”,认为这很可能就是蚂蚁金服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了。

虽然蚂蚁金服官方总是模棱两可,但从种种操作来看,蚂蚁金服的IPO应该不远了。一些媒体甚至援引知情人消息称,蚂蚁金服希望明后年能在香港和A股同时上市。

二、“互联第三巨头”也基本坐稳了

IPO是议程上的事情,剩下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估值/市值。

蚂蚁金服前面的A、B两轮融资分别完成于2015年7月和2016年4月。A轮融了120亿元,B轮45亿美元。

A轮120亿元融资后,当时市场的估值是450亿美元,B轮融完后,估值约600亿美元。

今年2月和阿里签完股权收购协议后,市场对蚂蚁金服的估值涨到了750亿美元左右。

6月8日140亿美元最新融资消息公布后,蚂蚁金服没有公布最新估值,不过4、5月份市场开始流传蚂蚁金服启动新一轮融资的消息后,安信证券根据上市公司的平均用户市值和p/e倍数方式进行计算,给出了1600亿美元的估值。

在安信证券之前,美国媒体引用的国外投行巴克莱的一份报告称,重新对蚂蚁金服进行业务分析和估值计算,考虑到蚂蚁金服超出预期的用户数和ARPU(单用户平均收入)增长,将1060亿美元的估值提升至1550亿美元。

而根据一些媒体从参与最新一轮融资的机构口中撬到的消息,他们认可的蚂蚁金服的估值应该是1500亿美元。

所以到底是1500亿还是1600亿,或许还没定数,得等到真正IPO那天才有最终答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1500还是1600,这一估值都超过了百度的900+亿美元的市值,排在阿里巴巴和腾讯之后,坐稳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巨头。

当然,一个是估值,一个是市值,这样比较还不完全准确,一方面百度的股价和市值经历前两年的低谷后,整体也在爬升,另一方面,蚂蚁金服明后年若真的上市,到时候市值能不能支撑1500+亿级别,还不好下定论,因为这涉及到接下来要说的第三个事情。

三、转型的压力和挑战

尽管蚂蚁金服从来没明说转型,但从最近两年的举措和数据来看,蚂蚁金服的的确确在转型——从金融转向科技服务。

在6月8日140亿美元融资公布的两天前,路透社发了一篇报道,称据四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随着中国加大对金融风险的打击力度,蚂蚁金服集团正在将业务重点从支付和消费者金融转向科技服务。

路透社采访的机密公司预测,五年内科技服务将占蚂蚁金服营收的65%,据估计2017年这一比率为34%。业务将涉及为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在线风险管理和防欺诈服务。

至于转型的原因,消息人士的说法是,因为蚂蚁金服核心的金融业务,包括支付、小微贷款、信用评级以及财富管理,面临越来越大的监管压力。

对于这篇业内传播较广的报道,蚂蚁金服方面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受到监管压力,称蚂蚁一开始就是要做家科技公司。

蚂蚁金服副总裁陈亮的说法是,蚂蚁从没想过要做一家金融机构,目标就是要做一家科技公司。当初注册商标“蚂蚁金服”,重在“服”而不是“金”。

不过从蚂蚁金服利润构成中金融业务占比超过6成的事实来看,蚂蚁金服在业界乃至一些普通用户的眼中,可不是一家科技公司,更像一家“金融机构”。

而且,从日渐趋严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形势来看,蚂蚁金服也的确需要进行转型。作为一家非银行、非国有的机构,监管部门必须审慎考虑这样一家深度融入国家金融体系、拥有8.5亿用户的超大体量企业,会不会对国家经济带来系统性问题。

根据一些内外消息,蚂蚁金服也在数个方面感受到监管的压力并且作出了转型的举措:芝麻信用发布个人信用评级受限、小贷业务受到更严苛监管、余额宝资金和交易规模受限……

所以不难理解,6月8日这笔融资,为什么会加入国际投资者,为什么井贤栋会表态称“投资者更看好的是中国步入新时代的发展机遇”,为什么对于资金的用途表述,是“科技与全球化”。

聪明、安全。

四、科技服务支撑市值会是个难题

如果转型(或者按蚂蚁金服的表态应该叫“回归初心”)不可避免,那么问题就来了,金融业务战略性收缩,未来的核心业务金融科技服务能支撑住IPO后的市值吗?

论技术和金融科技服务,蚂蚁金服当然有不俗的底蕴。

近一年多,蚂蚁金服在技术输出方面做了金融云以及IT技术能力的输出、财富管理方面的技术输出、花呗的开放、保险领域技术能力的开放、向商户能力的开放,以及无人值守技术和智能客服技术等多方面能力输出。

而且自2105年起,支付宝就响应“一带一路”倡议,通过向当地合作伙伴输出技术经验,助力印度、韩国、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9个国家和地区的本地手机钱包诞生、发展,逐步享受到移动支付的便利。

不过显而易见,技术输出的服务费比直接做消费金融和支付接入费用难挣得多。至少,慢得多。

一方面,IT行业搞科技服务,要么收系统和架构开发费,要么卖软件收安装费和维护费,偏向一次性收费。怎么跳出这些传统盈利模式,摸索到适合蚂蚁金服这种新型金融科技公司的、可以大规模推广复制的盈利模式,是个问题。

另一方面,与金融业务相比,技术输出可能面临边际成本不能大幅下降的挑战。这就是我们常说的2C和2B模式的不同。

虎嗅网曾在早前的一篇文章中分析,自营金融业务以线上消费金融为代表,搭建好场景和风控后,业务规模扩大会带来的边际成本的逐步下降。

而技术输出模式下,如果是建立开放平台提供API接口的形式进行技术输出,成本控制不是问题,但当做定制型开发时,变动成本会长期存在。不断跟机构建立合作关系,进行产品开发、迭代等都需要付出技术开发、人力等可变成本。

这些是蚂蚁金服在转型/“回归初心”中需要解决的问题,当然,上市时间未定,蚂蚁金服还有足够的时间运作,而且以阿里系的资金、资源以及技术实力来看,业界对蚂蚁金服解决这些转型难题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至少从这一次的融资效果来看,积极埋单的投资者还是很多,哪怕其中有不少可能只是出于财务投资考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