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怎么了?后市怎么走?券商、大V们吵翻了

今日要闻第一时间日本2018-02-11 08:44

2月8日,美国股市三大股指再度全面暴跌,标普500指数跌破2600点,道琼斯指数重挫4.2%,跌幅超过1000点。受到美股再度暴跌千点的影响,沪指2月9日一路下跌,3200点、3100点均告失守,创近八个月新低。

股怎么了?后市怎么走?券商、大V们吵翻了

欧洲股市方面,德国DAX指数周四收盘下跌2.62%, 英国富时100指数周四收盘下跌1.44%, 法国CAC指数周四收盘下跌1.74%。

与此同时,亚太股市全线重挫,日本股市日经225指数今日低开1.8%后迅速跳水跌逾3%,全天维持低位震荡。午间收盘,日经225指数下跌2.3%,报21382.62点;东证指数下跌1.9%,报1731.97点。韩国、澳大利亚股市今日亦低开低走。午间收盘,澳大利亚S&P/ASX200指数收跌0.91%,报5837.00点;韩国KOSPI指数现报2,364.89点,跌幅1.77%。

在全球股市高位下行压力集中显现的背景下,如何看待此轮美股暴跌行情?这对后期A股市场影响几何?一起来看看券商、大V最新市场述评观点:

管清友:2018年所谓“股灾”来自资产端的慢性病

管清友发表文章称,2015年的股灾来自资金端的急性病,2018年的所谓“股灾”来自资产端的慢性病。股价的核心因素有三个:盈利、流动性和风险偏好。其中风险偏好更像是一个主观的因变量,真正推动股价的其实就两个因素:要么资金端流动性多了,要么资产端公司盈利好了。2015年之前的牛市就是资金端推动。场内两融加上场外配资推动资金端疯狂扩张,导致疯牛。当清查配资导致资金端骤然收紧的时候,A股出现流动性股灾。2015年之后,资金端得到有效清理和控制,资产端盈利出现改善,整个A股(剔除金融石化)的利润增速在2014和2015年只有6.3%和-3.6%,2016年和2017年Q3分别达到了30.9%和37.9%。这样的业绩扶着A股走出基本面慢牛。但到了2018年,这个故事似乎讲不下去了,推动资产端改善的两个红利正在远去。

2015年股灾实现了资金端的去杠杆,2018年A股要面对的是资产端的去杠杆。当业绩红利逐步退潮的时候,资产端的杠杆风险会逐步暴露出来。一方面,上市公司本身的现金流会受到影响,自身的债务偿还能力变差。另一方面,上市公司的股价会受到影响,抵押融资能力会弱化,再加上整个货币金融环境的收缩,资金链可能会吃紧。

这是一种典型的金融加速器效应,也成为目前A股最不安定的基因。金融扩张的时候资产负债表正向循环,货币金融宽松-加杠杆-资产升值-抵押增值-放大杠杆-做大市值-进一步放杠杆,但金融收缩的时候资产负债表也会负向循环,货币金融紧缩-去杠杆-资产减值-抵押贬值-被迫降杠杆-股价萎缩-质押警戒-进一步降杠杆。

邓海清:美股九年牛市可能已经终结,全球股市暴跌或引发全球复苏夭折

邓海清在公众号撰文表示,本轮全球股市下跌具有高度共振性,而不仅仅是美股暴跌导致全球暴跌那么简单。全球股市暴跌具有“负反馈循环”的特征,即全球股市几乎同时开始下跌,然后相互传染,互相加剧。

此轮美股暴跌与1987年相比,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两次股市暴跌的背景,均是利率上行、美国赤字增加、美元贬值、程序化交易过度等等。但是,当前美股与1987年相比仍有不同:当前美国股市的估值、拥挤交易程度均远高于1987年。因此,是否此轮股市就能与1987年类比,即是否“只是技术性调整,跌完还会涨回去”存在很大悬念,此轮美股暴跌或许标志着美股九年牛市已经终结。

邓海清认为,全球股市暴跌可能引发全球复苏夭折。如果此轮全球股市的共振暴跌并未结束,则将引发发达国家居民的“负财富效应”和信心扭转,进而导致发达国家复苏夭折。通过对发达国家出口下滑,将传导至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这将意味着此轮全球经济复苏终结。

吴晓求:A股发生股灾概率比较小 监管措施需要平和些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财政金融学院教授、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表示,沪指暴跌的原因主要还是受到美股的影响,是一种辐射,一种影响,一种联动,中国的市场之前实际上涨得很少,如果没有美股暴跌的情况,不会出现这么大幅度的下跌。

美股之前的确涨得太高,是全球最大的泡沫,最大的危机。美股大幅度的下跌,一定会对中国的市场带来很大的影响。美股暴跌对于A股来说最多的还是外在因素,A股本身内在的因素也有,比如一些比较严厉的监管措施,包括信托产品清盘、降杠杆等等。这些因素内外夹击,所以才出现了暴跌的这种情况。A股再次发生“股灾”的概率比较小,除非是人为的因素。有一些监管措施需要平和一些,现在有一些太过了。

罗杰斯:美股已累积大量升幅,此次下跌属于正常回调

美国投资大佬吉姆·罗杰斯周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股已累积大量升幅,此次下跌属于正常回调,并预计美股会继续下跌,但不会感到担心,相信待3月联储议息完毕,不明朗因素消除,美股就会调头向上。

罗杰斯称,暂时会静观其变,不会买入任何国家的股票。此次美股及港股暴跌,源于通胀升温推高加息预期。但其实,加息步伐或加快早在预期内,若投资者对于加息预期感到惊讶,说明他们没有做足功课,没有紧盯新闻。

他估计,美国10年期债息会继续向上,但他自己没有卖出美国国债,只卖出了美国垃圾债。他还提醒投资者不要胡乱入市;要留意股份估值,那些股价越快冲高的股份就越危险。

罗杰斯重申,预计2018年不会有特大股灾,特大严重股灾将会在2019年或2020年爆发,并将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熊市。

较早时罗杰斯接受彭博采访时称,下一个股票熊市可能是他生平所见的最大熊市,因为全球经济自金融危机以来已经积累了更多的债务,美国更是如此。

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资本市场正遭遇历史上第一次算法股灾

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发文称,股市调整,其实有迹可循。不过真正将股市推下悬崖的,是15分钟内近700亿美元的成交量,令一场正常调整变成夺门而逃,进而演变成全球范围内的股灾。有趣的不是股市调整出现的本身,而是股市调整的速度和过程。天量的成交量突然涌出,与ETF基金的集体沽盘有关,其背后是近年流行的算法程序发生共振。这些年主动性股票基金和对冲基金的表现普遍不佳,资金涌向被动型基金,尤其是ETF。在过去三年中流入全球股市的新资金中,接近六成来自被动型基金,这是史无前例的。当市场调整出现某种接近算法程序中预设大手减持所设定的场景的时候,沽空盘就会蜂拥而出,而此又触发其他算法程序抛售,市场形成向下的自我循环。资金在跌市中夺路而逃、自相践踏,在历史上发生过不少次,甚至有几次比这次股灾更为惨烈,但是这次调整的机械色彩最浓厚,速度也更快。将这次股灾称之为算法股灾,并不为过。

广发证券:全球资金将从美股转向收益风险比更高的市场

广发证券认为,美股本轮下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估值偏高,而A股上证综指估值在全球股市中仍处于偏低位置,整体而言不存在估值偏高的问题。美股震荡虽然短期扰动A股,但全球经济复苏和增量资金流入A股的大逻辑并未中断,因此无需过度解读与恐慌。在美股估值过高带来的全球股市深度调整背景下,A股的收益风险比进一步得到凸显,预计全球资金将从美股转向A股等收益风险比更高的市场。

中信建投:目前不要盲目接飞刀

中信建投建议投资者目前不要盲目接飞刀,创业板短线或仍有反复,不宜盲目博反弹;继续轻仓观望为主,尤其是阶段内涨幅过大、业绩变脸、股权质押类公司的风险还是要尽量规避,从长期来看,我国产业转型和消费升级稳步推进,居民大类资产配置对股票资产仍有较强需求。

东北证券:市场本轮修复时间可能会较长

东北证券认为,站在当前时点,市场短期调整仍难言结束,仍需要进一步观察内部成交额缩量、情绪调整进度,外盘调整结束时点可作为参考;在经历了两周的市场深度回调后,当前市场主要面临的是时间维度上的约束而非下行空间上的担忧。此外,考虑临近春节假期因素,投资者在节前交易意愿不高,且在节后又将迎来两会的召开,我们认为市场本轮修复时间可能会较长。

长城策略:对A股情绪面的传导占主要因素,对后市的影响有限

2月1日美国公布超预期的非农数据后,市场对通胀预期上升,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也上升至四年来高点,从而导致了“黑色星期五”和“黑色星期一”的美股大跌,2月8日美股继续下探,市场中关于美股“九年牛市终结”的声音不绝于耳,我们则对此持有不同看法。从经济基本面、估值、债市表现来看,本轮下跌是由对通胀预期担忧而引发的技术性下跌,从债券市场传导到股市,大量金融创新产品的平仓反过来加剧市场下跌,与2011年和2015年8、9月的调整相似,而非2000年科技股泡沫和2008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后进入熊市,整体来看对A股情绪面的传导占主要因素,对后市的影响有限。

截至2月8日收盘,A股已经失守3200点,将年初11连阳的涨幅全数吐出。究其原因,还是多项因素共同引发的恐慌情绪蔓延导致的预期差,包括大量业绩预告的“爆雷”、信托降杠杆传言、高比例股票质押平仓担忧以及美股的大幅下跌的情绪传导等。年关将近,资金更加谨慎,相对来说风险偏好要低于年中,更加容易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市场波动性较大。海外风险叠加年关,部分机构可能会提前兑现些收益。近期的恐慌性下跌,很多优质标的被错杀,后市可能需要时间去换取空间。但从流动性、宏观经济韧性、A股估值及企业整体业绩面来看,各项因素均对市场构成支撑。我们认为随着相关情绪因素逐渐消化,A股市场会逐渐恢复常态。

海通证券:美股下跌时全球主要股指表现

股怎么了?后市怎么走?券商、大V们吵翻了

股怎么了?后市怎么走?券商、大V们吵翻了

股怎么了?后市怎么走?券商、大V们吵翻了

股怎么了?后市怎么走?券商、大V们吵翻了

民族证券:市场进入以时间换空间阶段

本周美股大幅震荡引发全球资金避险情绪升温,尽管美股对A股影响更多是短期情绪面的冲击,不会导致国内市场资金大量外流,但前期市场的持续调整,叠加本周白马蓝筹获利盘兑现,市场整体情绪仍难在短期得以改善。不过,短期市场的机会或将增加,继续大幅杀跌的概率也不大。首先,美股的下跌本质上是经济增长更乐观引发通胀担忧和情绪影响,而非基本面走弱或风险事件驱动。因此本轮下跌对新兴市场的冲击不会过于猛烈;其次,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韧性仍强,企业盈利受到外围市场影响有限,同时中美利差处于历史高位,具有一定保护空间;再次,经过前期一段时间的调整,A股估值已有所下降,上证综指、沪深300目前的动态PE分别为15.5倍、13.3倍,均处于历史中低水平,横向类比其他世界主要经济体股市仍处于相对低估的状态;最后,短期A股有望受益于春节效应。A股过去15年统计数据显示,春节前后A股大概率会上涨,春节前5个交易日至春节后5个交易日,上证综指上涨概率为93%,平均涨幅4.5%。其中,春节前五个交易日上涨概率93%,平均涨幅2.8%。春节后五个交易日上涨概率87%,平均涨幅1.7%,目前距春节长假仅余4个交易日,春节前后理应有一次像样反弹。

中长期应理性与冷静地看待A股所处环境:虽然外部风险与机遇并存,但国内宏观经济稳中向好、各领域改革有序推进均有利于A股市场长期趋势,我们没有理由去过度悲观。以战略和发展的眼光去看,这一次的大幅调整,不排除将是未来长期结构性牛市一个重要的支点,也许最大的机会正在其中酝酿,现在承受的压力和恐慌,将是未来巨大收获的心理经验和基础。

中信证券:全球市场为何再次暴跌 再通胀和加息是关键

近期全球市场陷入波动状态,核心逻辑仍是通胀回升,我们在去年11月的年度策略就提出18年的核心矛盾是再通胀。因为通胀回升有可能加快各国央行加息步伐,所以昨晚英格兰央行和美联储三号人物表态鹰派导致欧美股市再次大跌。从周期的角度来看,危机后长期的低通胀导致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函数变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通胀的弹性加大,所以一旦通胀有所抬头,就进一步做实了货币政策紧缩的逻辑。对于国内的货币政策,我们是最早最坚定支持"实质加息"的,具体形式可以选择"非对称加息",一方面避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上升,另一方面增强存款利率弹性,避免出现实际负利率。所以从市场组合上看,与去年股涨债跌的组合不同,近期出现了股,债同跌的情况,那么未来市场什么时候会企稳,我们认为最近几个月的全球通胀数据将非常重要,如果通胀超预期,那么利率上升导致股市下跌的组合可能仍将出现。

对于国内通胀来说,除了周期性因素之外,有一个逻辑值得关注,那就是油价和汇率对国内通胀的影响,所以本文重点来对此进行分析。2017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大幅攀升,我国面临输入性通胀,与此同时人民币对美元保持升值,在理论上对输入性通胀产生抑制作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