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申网 > 城事 > 海派 > 正文

丰子恺旧居:上海的“凡尔登花园”

2013年09月11日14:39腾讯大申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日月楼”就是人生三层楼

陕西南路39弄至45弄,现在有个很吉祥的名字叫长乐村,不过老上海人还是习惯于把它叫做凡尔登花园。西班牙式的连体别墅,7排洋房,129个单元。建筑外观小巧玲珑,但每幢楼的内部结构和房型都不一样。

靠近路边的这一栋,就是长乐邨39弄93号,丰子恺旧居。享誉海内外的一代作家和漫画大师生前最后定居且定居时间最长的地方。大师在此居住了21年,直至1975年去世。

因为梯形的阳台不仅朝向好,还有个透明天窗,晨看日出,晚来赏月,大师给起了个别名——“日月楼”。大师喜欢为自己的寓所取名,在日月楼之前,还有浙江白马湖畔的“小杨柳屋”,浙江石门镇的“缘缘堂”,遵义南谭巷的“星汉楼”和重庆刘家坟的“沙坪小屋”。虽然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四处为家,但大师仍不忘随遇而安,淡薄平和,实属难得。

2010年,这里作为丰子恺旧居正式对外开放。两年前,丰家幼孙出资350万买回了爷爷的日月楼二三楼共65平方米,陈列大师的字画著作以及历史资料。底楼三户住家因为开的条件高,双方没谈拢,所以“日月楼”的底楼充满了市井气,参观者不得不绕开自行车,避开头顶的晾衣杆,还要留心墙上挂着的牛奶箱。不过这个“遗憾”却让这栋小楼像极了大师的一段关于人生的名言“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

“民办公助”了后人心愿

木楼梯上铺了地毯,上到二楼就是别样天地。窗户四面敞开,满眼翠绿,幽雅恬静。最为别致的内阳台,中间有一个梯形突口,形成房屋中心的尖顶。房间里的书桌是大师用过的旧物,阳台一侧放置着一张陈旧古朴的写字桌,笔墨纸砚俱全摆放如昨,一盏老式吊灯垂到桌边,靠墙还有一张窄小的单人床,大师晚年就睡在这张床上……

自1975年大师因肺病逝世后,丰家人陆续搬出旧居。在旧居展示丰子恺生平,一直是家人的心愿。但楼内已迁入了住户,如何保护文物,满足丰家人的心愿?是政府出面,还是由丰家后人与邻居协商?“自然是后者可行。这毕竟是民间行为,不是动拆迁。”丰家这样认为。

于是,沪上文物保护工作中的首例“民办公助”诞生了。所谓“民办公助”,就是以群众为主体兴办各种社会事业,政府给予一定政策支持。大师幼女丰一吟2003年向卢湾区政府致函,区文化局经过调研和文物登记,正式挂牌“丰子恺旧居”,成为本市以“民办公助”模式保护名人故居的典型案例。因涉及文物保护,区政府便出面协调,在文保、房地、规划、消防等职能部门配合下,还请来专业机构帮丰家“修旧如旧”。杨子耘说,除二楼阳台被住户隔成两间,东边那间被一对年轻夫妻改造得相当时尚外,像铁窗、吊灯、天花板等重要部分都基本保持了原样,所以杨子耘和兄弟姊妹们重回外公家的时候,眼前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小时候每个星期都到外公家过周末,我们几个孩子在一楼客厅上蹿下跳,大餐台中间栏个网就是乒乓桌,大家轮流上阵。到二楼阳台可以看外公作画,三楼壁橱玩躲猫猫,弄得一身灰。那时的夏天没空调,有穿堂风照样凉快,太阳快落山了,外公拿出黄酒,几样极简的小菜,就这样咪口老酒乐呵呵地看我们白相得起劲,从来不‘凶’我们……”

大师爱像孩子学习当父亲

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漫画家……丰子恺一生所著字画书籍无数,是一位多方面卓有成就的文艺大师。同时,大师还是一个非常喜欢孩子,非常有爱的父亲,膝下7个子女如七个音符,一个接一个,高调扣响了他的心门,为创作带去了不少灵感。内心里充满孩童般“真率和自然”的大师,喜欢把孩子当成是学习如何当父亲的一面镜子,发现孩子心里和成人完全不同的儿童世界,很多脍炙人口的画作都来源于儿女的嬉戏,寥寥几笔,就勾画出一个意境,读来却让许多所谓的成人都觉得惭愧。什么时候这个世界,能少一些欺诈,少一些执着,多一些自然,多一些淡泊。比如《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几个茶杯,一卷帘栊,便是十分心情。还有《阿宝赤膊》、《你给我削瓜,我给你打扇》、《会议》、《爸爸回来了》……至今,他的漫画散文,都是老少皆宜的最佳亲子读物,网络好评不断。

最小的女儿丰一吟回忆说:父亲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那种对童真的珍视和守护,一言一行都饱含对子女真善美的教育。他认为童年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他从不要求孩子做什么,而是任由我们根据兴趣自由发展。父亲只喜欢小孩子,只要孩子长大了,就“不喜欢”了。他希望孩子永远保持纯洁。父亲从来不强求我们做什么,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子女们快乐就好。所以,我们七兄妹中,没有一个人学习绘画以子承父业的。父亲画画也很简单,随便趴在一张小课桌上就画起来。墨不讲究,砚台也不讲究,人家送给他一个端砚,他也随手送给别人。父亲的毛笔,只有狼毫没有羊毫,好坏也不计较。用完后也不清洗悬挂,而是饱蘸墨汁,再套上铜笔套。他最大的画就是一整张宣纸的,在重庆的时候我看见他画过,但最多的都是很小的画。画画之前他会拿个木炭条布局勾一下大致位置。后来有人看见他的画上有木炭条的痕迹,就说是赝品,哪有这么有名的大画家画画还用木炭条的。后来有人造假,反而会用木炭条。”

互动问题:

你同意“人生就是一个三层楼”吗?

文/董小姐康乐 微信:JustMissDong

董小姐,什么都懂一点。

码字卖字十余年,

所以,她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领略更多“上海美景”请点:

>>>>>专题:【海派】最有味道的上海浮生记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yangjunqi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本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挑战腾讯大申网编辑部#

图说天下

视觉焦点